跑步

黑暗天堂 第一卷 人间恶魔 第一百零一章 一巴掌

2019-09-13 19:30: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暗天堂 第一卷 人间恶魔 第一百零一章 一巴掌

大雁市一条马路边上,十几辆警车停靠在旁,周围拉起了警戒线,一排排人高马大的警察围成了一个圈,将外围的围观群众拦在了外面。

“怎么回事?”

“不知道”

“前面听到有枪击声和爆炸声,好像死人了”

周围的群众议论纷纷,低着头,交头接耳,正在窃窃私语。

警戒线内,一串串急促爆炸声和啪啪地拍手声不断响起,连绵不绝。

周围,一帮警察眼神恐惧的望着中间的那两个人。

一个正坐在地上,周身正在不断的爆炸,那些恐怖的爆炸能量,令人见之则心惊肉跳。

另一个人站在他面前,不断的拍着手,掌声不断,他的眼中银光如柱,看着十分恐怖,但此时,他的额头却有汗水哗哗落下。

另一边,何副省长目光呆滞望着这一切,他没想到眼前的那人这么强,旁边站着目光同样呆滞的李东升,眼前的景象颠覆了他的认知。

一侧,被何副省长打得半死的马赖之不出气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另一侧,李东升的儿子,断了手的李东高此时也不哼哼唧唧了,他倒在看戏的混混同伴怀里,失血过多昏死了过去。

......

“啪!”

最后一道掌声落尽,王狂依旧跟个没事人一样...

“哈呼哈呼....”

剧烈的喘息声响起...

“你他妈!到底是谁!”

此时,一哥已经精力耗尽了,正恐惧地望着王狂。

他是思维类觉醒者,精力一旦耗尽便无法再动用异能,现在的他眼中银光黯淡了下去,身子有些干瘪,整个人瘦不拉几的,像是一个几天没吃饭的人一样,浑身没有一点力气,脸色蜡黄,还有汗珠滚落。

为了杀掉王狂,他都快要累死了,但即使如此,他也依旧没有损伤王狂分毫!

“不继续了吗?或许你可以尝试用物理攻击”

王狂坐在地上,嘴角挂着邪笑,远处,冷玉望着他的背影,眼神如饿狼一般。

“这个家伙!实力好强!要是能把他招进恶魔人组织,恶魔人组织肯定会实力大涨!”

冷玉对王狂动了点心思,想要把他吸收进恶魔人组织公会。

这边,一哥没有接话,因为他累得说不出话来了。

“我坐在这让你杀,你都杀不了!你真是没用!”

王狂冷冷地盯着喘着粗气的一哥,眼中尽是鄙夷!

“高手!快动手啊?那边警察不是有枪吗?你或许可以抢把枪或者拿把刀来杀我!”

王狂言语之中尽是嘲讽,一哥都快要气疯了!

见他不说话,也不准备动手,王狂站起来了。

他微微起身,便将累得筋皮力尽的一哥吓得瞳孔一缩,身子一个不稳直接跌在了地上!

“哼!垃圾!”

两个带着强烈侮辱性质的词语钻进了一哥的耳朵里,钻进了一旁的何副省长还有李东升的耳朵里,随后,如惊雷一般炸响,将他们的脸色炸得煞白!

特别是自视甚高的一哥,听到这两个词后更是气的一口心血上涌,直接溢出了嘴角!

“废物!”

望着被自己骂的吐血了的一哥,王狂玩味一笑,随后抬脚走了过去!

一米八八的身高如一座大山一般稳稳地立在了一哥的面前,王狂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看得他眼角剧烈抽搐。

“你是狂人级觉醒者!”

带着满口鲜血,一哥瘫坐在地上眼神十分怨毒的仰望着王狂,随后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现在,他哪还会看不透王狂的实力?

“你现在才知道吗?”

王狂俯视着他,目光如一潭死水一般平静。

“你别得意!我们辰队首领正在赶往这边来的路上!到时候有你好看!到时候我绝对会把你四肢切了看你还敢不敢这么狂!”

这一哥也狠,在明知道王狂是一名狂人级觉醒者的情况下,还敢这么嚣张。

“哦?”

王狂没有多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他。

见状,一哥眼一眯,眼中有毒光乍现!

“我告诉你!我乃是世界安全组织执法者辰队、辰龙的头号手下!更是她的亲弟弟!我身后站着的可是十二只执法者小队!你最好放了我!你要是敢动我一根寒毛!你绝对会死的很难看!到时候即便你是狂人级觉醒者!面对执法者十二位首领的追捕,也必死无疑!”

啪!

耳光声响起

一哥被王狂一耳光扇飞,身体飞在半空之中,倒流出一道血花。

一哥的眼神之中有错愕,他万万没想到王狂直接就动手了!

嘭!

剧烈的碰撞声响起,一哥被王狂一巴掌扇飞后,像拍蚊子一样,被拍死在了一栋大厦的墙上,整个人化作一滩肉泥,身上连个骨头渣子都没留下

“区区一个强人级,一个巴掌的事,也敢跟我放狠话?哼!”

王狂将一哥的话原话奉还,随后淡淡一瞥何副省长等人,吓得他们齐齐噤声,大气都不敢喘!

这边,冷玉见到王狂这凶残的一幕,眼角一抽,这家伙下手也太狠了点,居然一巴掌就将对方直接给拍死了!

此时,王狂已经走了回来,他将冷玉这个假老头从地上搀扶了起来,随后柔声问道:“老头?没受惊吧?”

冷玉有些不适应,他连忙摇头说道:“无碍无碍!”

“没事我们就走吧!”

说着,王狂搀扶着冷玉这个假老头,要带冷玉离去。

这么尊凶人他要走,周围的人自然是不敢拦,所以只能眼巴巴的望着王狂带着伪装成老头的冷玉离去。

“呼,命保下了!祖宗保佑祖宗保佑!“

见到王狂离去之后,何副省长整个人都瘫坐在了地上,他的眼神望着远处;那个被王狂一巴掌拍死,拍成肉酱的一哥,见到对方的惨状,何副省长眼一抽将视线收回了过来,不敢去看。

“铃铃铃!”

就这时,他的铃声响起,何副省长想都没想便按下了接听键。

“喂!那个狗.娘养的?”何副省长直接破口大骂道。

“我!你还要不要来参加选举?”

何副省长这时才想起来,他今天是准备去参加选举的,可没想到半道上遇到了这么一档子事情,不过此时,他早就没那心思了。

“不去了!我烦着呢!”

何副省长霸气的拒绝了。

“呵!你还挺牛的啊!说不去就不去!我告诉你!今天元首也来了!你不来!你的乌纱帽就别想要了!”

闻言,何副省长心中咯噔了一声:“什么?元首也来了?他老人家日理万机来干什么?”

“我哪知道!不来滚蛋!”

“啪!”

说完之后,对方直接挂断了,闻言何副省长想了想准备还是去一趟。

“铃铃铃”

就在这时,他的又响了,何副省长随手按下接听键,想都没想便抓着吼道:“孙贼!你急个卵蛋!等我一下会死啊!”

“是我!”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顿时让何副省长整个人如坠冰窟!

“二...二哥!?”何副省长忐忑不安的问道。

“嗯!是我,我哥呢?”对方淡淡的问道。

何副省长望着远处化为肉酱的一哥,心中一突。

“坏了!”

他不敢说话了....

......

三分钟后,三道人影出现在了一栋大楼下,望着大楼上挂着的那一滩肉酱,三人脸色漆黑如墨!

“杀了!给弟弟陪葬!”

为首的是一名女人,她冷漠的下令。

闻言,她背后跪着的一地人,齐齐喊道:“饶饶饶命啊!不关我们事啊!”

这些人中,不光有何副省长和李东升还有奄奄一息的马赖之,就连李东升的儿子,李东高也包括在内,他们听到女人的话后,顿时哭做了一团;齐齐哭喊着磕头饶命。

但,女人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

下一秒,女人身边的一名男子拔出了长刀,只见那长刀一闪,便有无数人头冲天飞起!

......

一间宽阔地大堂,大堂四四方方,堂下坐席过千,四周灯光高亮,端的是瑞丽堂皇。

大堂台上,一张红木桌子横长,边上坐着气势非凡的贵人,中央坐着一名老态龙钟的老人,老人身边站在一名低着头的助手,似是永远见不到脸。

老人此时把着银拐杖,望着下方人头攒攒,坐在各自的椅子上神情肃穆、态度严谨的列位政客,目光深邃。

他便是这华国的元首,被华国群众,爱称为元老头。

“何家道这个副省长怎么还没到?”

元老头目光扫过,见到坐席上有三个空缺,便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

恰在这时,他身边的那位助手放在口袋中的震动了起来,助手拿过悄悄一看,随后便附在元老头的耳边轻声耳语了几句。

闻言,元老头目中精光一颤!抓住银拐杖的手瞬间攥紧。

“唉!”

一声长叹落地,司仪字正圆腔地宣读,XX届省长选举开始。

.......

“喂!老头,你家到底在哪儿啊?”

大雁市一处公园,此时已经是夜里,这里行人稀疏,王狂这个好心人偏要送冷玉这个假老头回家,这可把冷玉愁坏了。

“就这前面,就在前面”

冷玉脑子急转,他现在被王狂抓着手臂,连溜掉的机会都没有。

“前面哪儿啊?喂!老头!你是不是老年痴呆糊涂了?连回家的路都不记得了?”

王狂拉着冷玉这个假老头的手冲着冷玉大声嚷嚷,脸上永远是一幅无法无天的表情。

冷玉实在是没想到,王狂这个家伙狠起来那么凶残,对老人倒是挺和善的,自己拒绝了几次,说不用他送要自己回家,想以此趁机逃离,但却被对方硬生生的给拉了回来,非要送他回家,这可把冷玉愁坏了,没办法,冷玉只好领着王狂在大雁市里瞎转悠,这一转悠就转悠到了晚上。

“记得记得!过了这座公园便是了!你先别抓着我了,让小老儿我一个人走就好了...”

冷玉随便扯了一个谎,随后想要将手臂从王狂的手中挣脱出来;事实他根本就不知道过了这座公园之后有什么。

“哦!”

听到冷玉这个假老头的话后,王狂应了一声,便松开了手。

也许是力气用的大了点,也或许是被王狂抓的时间久了还是怎么地;当王狂松开手时,偶然间将冷玉手上的伪装弄破了一点,从而将冷玉那白嫩嫩的手臂给显露了出来。

这一秒,两人的视线都盯在了那雪白的肌肤上!

“嗯!!!

望着这白嫩嫩的手臂,两人同时愣住了!

小儿厌食的病因
小孩发烧多少度吃退烧药
孩子不爱吃饭吃什么食物好
孩子消化不良吃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