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千古帝皇第四百四十六章较量

2020-01-20 17:26: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千古帝皇 第四百四十六章:较量

一秒记住【800♂小÷说→.】,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韵城,位于光明神国最东端。东临天荒之地,物资短缺。本应是落后的边陲之地,却因为此地盛行唱歌,且歌声余音绕梁三日而不绝。故而,在天族太平的年代里,却发展得较为辉煌。

每日往来此地的游人,除了本国的贵族之外,还不时有各地神王前来。自然神王的排场并不小,为了方便前来,天族各国都在天荒之地上设立了大面积的传送法阵。

本来,在太平盛世之下,能有这些传送阵送来大批观赏者是一件好事。可是谁又能够想到,表面上看似坚固的天族皇城,竟然会在自己人的手上土崩瓦解。

而如今天下无主,正是战乱之时。这原本便于各国前往的传送阵反而成为了光明神国最大的隐患,当年那为了方便各国出入,而故意修阔的城门,更是成为如今的累赘。

好在这些年里,倒是没有谁打光明神国的主意,或者说没有谁找到借口攻打光明神国。因而这里倒还是如往年一般歌舞升平,仿若繁华不曾褪去,天下依旧安定。

只是在那日夜笙歌的美景之下,仍然掩盖不住天族的衰败。盛世始终只是一段泡影,而今的天族看似强大,却早已破败不堪。

索性,近日,就连这韵城的歌声也随着军队的驻扎,断了!如今在这里剩下的,只有一片犹如死亡的寂静。

城内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如今的情况是何等的危急,青崖神王早已向晨曦神君宣战。但此时的晨曦神君,却不知何因宣布闭关,将这光明神国交由亚君赵宇龙管理。

虽然早些年赵宇龙在地界有过不少的治国经验,可如今全盘接手这里始终是有些不安。因为青崖神王的军队一直在他心中悬着挥之不去。

虽然有着近乎完美的计划,但对方的实力终究是比自己强大太多。这一切就像是回到当年,与压云帝国作战之时。

不过那时候,自己好歹有这些强者的帮助。可如今,达到了这个层面之后,赵宇龙才逐渐发现了自己的无助。如今的天下,所有的神王、神君都在考虑着如何强大自己,根本不会有人会给予援手。

况且就算是有人出手,也无济于事。因为在那青崖神王背后所站着的是踏雪关山王,天族的第一神王!

因此如今的赵宇龙,虽然站在城墙之上何等威武,可心中却是百般担忧。看着远方那空无一人的天荒之地,他知道战争终究是不可避免了。

如今虽然看似安定,可指不定明日,在那传送阵的光芒闪过之后,他们就要面临青崖神王的百万大军。

“到时候又是一场死战!”轻叹一口气,赵宇龙缓慢的走下了城墙。此时四方元帅已经在城门之下等候,见得其走下城墙,纷纷上前迎接。

“亚君可是发现了什么?”

赵宇龙:“没有发现什么,敌军还未到来。不过我想应该快了,这几天加强戒备。一旦发现远方的传送阵有所异动,就汇报我!”

四方元帅面面相觑:“明白!”

赵宇龙:“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四方元帅:“倒是没有什么,只是你那日说的故意兵败,我们在想,我们完全可以不用与他们作战,直接放弃这里岂不是更好?”

赵宇龙:“从短时间看,这样确实可以避免人员伤亡。可是你觉得当敌军面对一座空城之时,他们难道不会怀疑?”

四方元帅:“这倒是,只是亚君所要求的失败实在是太难做到了!若是寻常的逃跑,我们倒还会。只是这想要做出尽力一战,却又不敌对方的样子,这确实难以实现!”

赵宇龙:“这些你们就不肖担心,到时只需听我的指挥作战便是。对了即可开始下令告诉你们的部下,作战时不要用我教的那些阵法,还是沿用以前的那些阵法。”

四方元帅:“以前的阵法?可,两年多的时间不曾操练,这些阵法早已生疏了,只是担心发挥不出多少作用!”

赵宇龙:“不需要多大的作用,只需要尽力便可!”

四方元帅:“遵命!”

光明神国,地界传送阵入口。此时景瑞已经带着晨翎离去有些时日,却见得一人出现在此地。只见那人蹲下,对这传送阵仔细观察一番,方才起身:“有魂力的痕迹,看来这传送阵近期有发动过的痕迹,定是他们无疑了!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被我所发现,也算是运气。只是这晨曦神君确实狡猾,若不是神王早有预料,在光明神国的每一条路上都安排了我们的人,估计我等也不会这么凑巧遇上。不过既然遇上了,看来这功劳就是我的!”

地界某处城池之中,为了避免地界也有青崖神王的眼线。景瑞和晨翎均是带着黑袍,显出一副神秘的模样,为此景瑞还特意将自己的声音变得苍老,以摆脱怀疑。

只是晨翎就不见得有他那么老实,虽然知道如今正是危急关头。可是从来没有来过地界的她,自然是没有见过人间的街道,恰逢如今正值年少,对外界倒是有万分好奇,路边看到什么稀奇的东西,都想要去看看。

晨翎:“景瑞!你快看,那里在弄什么?好漂亮啊!他们居然没有用魂力,就让那些东西一闪一闪的!”

景瑞:“那些是花灯!里面有火烧着,所以才会发光。看着情形,今日应当是元宵佳节。”

晨翎:“什么是元宵佳节?”

景瑞:“元宵节乃是我们地界的节日,地界与天界不同。天界不会受到一年四季的影响,而我们地界却要经历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因为这四个季节,我们将一年分成很多天。而这元宵节,便是在这一年中的最后一天,用以告别旧年迎接新年的节日。”

晨翎:“能再给我多说一些吗?以前我一直觉得你们地界很落后,可是现在却发现好好玩!”

景瑞:“是好玩一些,毕竟我们人族的寿命不过百年,不似你们天族有着万年之久。所以我们每过一个年,就等于离死亡又接近了一岁。当然,也因为人生的短暂,所以我们更会珍惜自己的生命,也更懂得生活。恕我直言,我们这地界,虽然荒凉,却终年能够听到鼎沸的人声。而天族,虽然看似繁华,却难以听到一声欢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好像只建立在实力之上。”

想了片刻,见晨翎没有在意。景瑞方才继续说到:“这些还是不说为好,我们继续说这元宵节。这元宵节啊!是我们地界最为欢乐的时候,这一天晚上我们张灯结彩,远方的游子,不论离家多远,总是会回到家中,同家人一起吃元宵。”

不知怎么的,原本还兴致勃勃的晨翎,在听完之后却是满脸的失落:“同家人一起吗?我父君他……”

见状,景瑞连忙上前握住了她的手:“放心吧!神君他没事的!对了,今日既然是元宵佳节,你虽不是我人族,但既然来到了地界。不妨与我一同参与这猜灯谜如何?”

晨翎:“好啊!怎么猜?”

景瑞:“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

四方元帅:“亚君,已经三日了!青崖神王的军队还没来,他们是不是从其他传送阵过去了?”

赵宇龙:“放心吧!不会的,其他传送阵的规模都不大,他们传送不了多少人。真正的主力还是只有经过这里,再说了,如果他们真走其他地方攻入,那更好。毕竟那些地方,都是在我们的包围之中,也省得我们诱敌深入!”

四方元帅:“话虽如此,可是多少防备一下,也是好事。毕竟这天下可是当年神君拼了命方才打下来的,若是丢了,我等于心有愧啊!”

赵宇龙没有回答他们,只是看向了远方:“传送阵有异动,立刻通知全军准备出城迎战!”

四方元帅:“遵命!只是不知道,此次出城,改由我们四个中的谁去指挥?”

赵宇龙:“指挥的事情我来负责,你们四人只需帮我传达命令。”

四方元帅:“这可万万使不得呀!亚君,要知道,如今神君闭关,你就是我们整个光明神国的支柱,你若是有闪失,这可……”

赵宇龙:“不必说了!我心中自有分寸,我若是不亲自指挥,又怎能让敌军相信?”

言罢,赵宇龙翻身跃下城墙,骑着天马,身先士卒的朝着那传送阵跑去。四方元帅本想将赵宇龙叫回,但想到其性格如此倔强,便也不在去想,只是指挥着大军跟在赵宇龙的身后。

只见得大军已经抵达传送阵前,便是见得对方的兵力已经完全集结。初略望去,应有十万余人,显然这是先锋军。

为首之人不是别人,真是那青衫神君。不过青衫神君并不认识赵宇龙,如今初次见到倒也觉得新奇:“我可不曾听说过光明神国有过一位亚君,你倒是一个天才。不过我还是奉劝你一句,这里不是你的国家,没有必要淌这趟浑水!不然我可不介意杀了你!”

赵宇龙:“杀我?一个能够跟空气打半天的人,居然说杀我,不觉得可笑吗?”

此语一出,倒是使得那青衫神君颇为恼怒。他本以为这事最多也就他和青崖神王知道,却不想面前的赵宇龙竟然知道。如此倒是见得其脸色有些难看:“你是怎么知道的?”

赵宇龙:“因为那就是我的幻术,怎么?敢问青衫神君还想要再来一次吗?”

青衫神君听罢,非但不怒,反而笑了起来:“原来如此,这倒是个好事,我正愁没有地方讨教。上次不过是因为我的失算,才让你得手,这次,我想就未必了!”

赵宇龙:“既然如此,那么阁下大可以现在就试试!”

青衫神君;“好!很好!有魄力!都给我杀!”

此番举动倒是在赵宇龙的预料之中,在他看来,对方显然不是一个容易被激怒之人。因此就算是在他的讥讽之下,却也能够带着一些理智,如今选择进军而非要求单打独斗,确实聪明。

不过也仅仅只是聪明罢了,因为赵宇龙也根本没有想过用这么简单的激将法对付他。如今他既然选择了进军,便是正中赵宇龙的下怀。

因此当看见这些蜂拥而至的大军之时,赵宇龙的脸上所带着的却是丝丝的笑意:“全军听令,布阵!”

只见敌军已经快要杀到此方之时,一些手拿盾牌的士兵们却突然冲向了队列的前方,构成了一座人墙,将敌军挡在了人墙之外。而身后的那些弓箭手以及魔法师们,便是接着这个机会施展战技和法术。

显然,这些敌军并未想到这些。因此在布阵之后,敌军的部署已经有些混乱,而今仍凭着弓箭的飞逝,竟然没能够组织起一场合理的进攻。

但作为敌军指挥的青衫神君,此刻却不为所动:“铁墙阵,天族最为基础的阵型,亏你也用得出来!羽骑兵听令,给我越过那面铁墙,直取敌军后方!”

便是见得队伍之中冲出一群骑兵,朝着那面由盾牌构成的铁墙冲击而去。不过和多数人想象不同的是,这些骑兵们并未直接撞上那些盾牌,而是在靠近他们的时候,猛的一跃,跃了过去。

情况有变,赵宇龙倒也不含糊:“想要断我后方?也得问问我是否答应。不过是一群骑兵罢了!众将士听令,所有的魔法师,弓箭手,医师,傀儡师错杂混入轻步兵队伍!”

要说这些士兵的行动倒也迅速,如今只是一声命令,竟然在几息之后全部做好。虽然因为方阵的不同,其盔甲也有一定的不同。不过混入轻步兵之中的他们确实不太好辨认,如今倒是引得这群骑兵们犯难。

可那青衫神君的脸上还是笑容:“混搭?有意思!不过你的阵型都乱了。接下来这招,我看你怎么防?全军听令,交叉冲锋!”

只见得一声令下,这群士兵们全部兴奋了起来。如今便是使出全力朝着赵宇龙这方杀来。

虽然这阵仗只和寻常的冲锋无疑,可四位元帅脸上那担忧的神色,实在是让人难以将其想得有多简单。

赵宇龙:“怎么了?莫非这阵有什么不同吗?”

四方元帅:“亚君有所不知,这所谓的交叉冲锋,又称为天战阵。乃是这青衫军最为致命的一个战阵,一般青衫神君指挥其手下之人施展此阵法就说明他想要速战速决了!”

赵宇龙:“这么说,我倒是对这战阵有些兴趣了!不妨与我细说。”

此时战场之上正是一片混乱,这四方元帅哪有什么心情与赵宇龙细说这些。如今只是仓皇的回答到:“亚君啊!如今情况紧急,我等实在是无心去说啊!总之这阵法极为恐怖,赶快撤军吧!不然一会儿就全军覆没了!”

赵宇龙:“既是如此,那就更要与我说起。你们若是不说,今日我就不撤军。而你们说出来,没准我还有应付之法。所以说与不说,你们自己选一个!”

“这!”在四方元帅看来,此是危急时刻,赵宇龙却以这样的态度,实在是有些难以忍受。但是想到他是主帅,且之前训练之时也有过很好的指挥,如今也只得说了出来。

“要说这战阵吧!倒也不为复杂,其实也就是让这些士兵们以织的方式穿差于我们的队伍之中。而后将我们的每一位士兵孤立,并由敌军军中几位强者一并击杀。”

赵宇龙:“可似乎,我军的人数比他们更多,他们这种渔怕是不管用!”

四方元帅:“亚君若是这样想,那可就大错特错了!这种阵法不在乎敌军的人多人少,毕竟内一个人和几人是没有区别的。重要的是,一旦这个构成了,这些士兵们就像是得到了什么增强一般,实力非凡,以一当十!”

赵宇龙听罢,点点头,进而笑了起来:“原来如此!我当是什么厉害的招式,不过是魂力共振罢了!当年我在地界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了,不足为惧!传令下去,滚石阵!”

四方元帅:“什么?滚……滚石阵?这阵法只是用来交换士兵方位的,能有什么作用?”

赵宇龙:“你们无需怀疑,只需要传令下去便可!”

四方元帅:“好吧!但愿你是对的!”

赵宇龙:“另外差点忘说了,这次的滚石阵和往日不同。我要求一直滚,每交换一次方位与敌军过招最多三招,就得给我再次交换方位!明白吗?”

四方元帅:“明……明白!”

此时青衫神君正在后方空中俯瞰前方的战局,这一切都像是在其掌控之中。如今青衫军们已经逐渐构成一张大,正准备包围赵宇龙的军队,对此青衫神君很是满意。

可是很快,他察觉出了不对劲。青山军并未如计划一般的包围住赵宇龙的阵营,反倒是被那地上滚来滚去的敌人给扰乱了方向。

榕城区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的电话
海口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
芜湖牛皮癣治疗方法
韶关重点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