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钢铁蒸汽与火焰 第三十二章 灯光

2019-10-12 18:13: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钢铁蒸汽与火焰 第三十二章 灯光

捕猎队今天的心情很好,清晨出去的时候刚好碰到了一小波沙狼群。可能是因为快要到月圆之夜的时候,这几天沙狼出来活动的痕迹明显变得多了起来,他们捕猎相对来说也简单了许多。

最主要的原因,当然还是那个大型补给车站里面几乎用不完的武器准备弹药,这是他们的后盾。前几年他们这个捕猎队机缘巧合来到了这里,偶然发现了这处于沙漠深处还在运作当中的车站,里面居然还有两三个年老的管理人员在这里居住。

最初他们也是老实本分地按照规矩在这里生活,白天太阳光线太强烈,就躲在地下室的房子里睡觉,晚上等到大风小了一些的时候,就开上车子出去捕猎。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这个。

但是直到一天,补给车站前的空地上突然多了一块巨大的漆黑影子,是运载货物的飞空艇从上面经过。

随后几个被染成醒目颜色的降落伞从空中慢慢飘了下来。那是飞空艇每几年就会按时投放的各种生活物资。

补给车站的三个老人已经没有了将物资搬运回来的能力,这活计理所当然地被委托给了住在这里有段时间的捕猎队伍了。于是两者间的第一个裂缝就在这里产生了。

因为铁皮箱子的武器被无意中发现了。捕猎队伍很穷,不然也不会想跑到这样的沙漠里来打猎。所以他们当然想要无条件的拥有这批武器,哪怕是一部分也好。可是三个老头脾气都不是很好,没有答应。

然后物资投放下来的时间又正处在冬季时节,这些东西被搬回储藏室后没有几天,第一批旅行的人来了。六男五女,男的身体都很强壮,女的全都长得耀眼,也都是有钱人,在补给车站买东西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那种。

他们来这里一是为了旅游,其二当然也是想要过来捕猎沙狼这些动物玩玩。捕猎队伍的经验在那里,顺理成章地成了他们最好的向导。

前几天两者之间都相处得很好,之间也没有什么摩擦。既能出来捕猎,又能多赚一份外快,捕猎队伍的人当然也是乐于这样。而出事的时候是第四天,他们在外已经几天没有回去,白天也是在沙地里搭建了帐篷度过。捕猎队的首领鬼使神差地起了歹心,或者是在沙漠里常年不降的高温里闷得太久的缘故,他喝了些酒,平时就敢和沙狼拿刀肉搏的人,胆子也不太小。酒精的作用一刺激,血就冲上了脑袋。

于是第五天清晨他们回去的时候,那几个旅游的人已经全部被他们埋在了不知何处的黄沙里了。借着这件事的余温,捕猎队当然想要补给车站的绝对拥有权,三个老头里面除了多恩最后委曲求全活了下来,其他两个的尸体也在第二天被埋在了沙漠里。捕猎队让多恩继续制造这里还在运作的假象,一直吸引着在沙漠里的来人,也骗取着军部每几年的补给物资。

这件事情越做越大,车站到后来变成了不吐骨头的恶魔,来这旅游的人几乎都被他们秘密处理了。而将女性尸体冰冻保存起来,以供以后“使用”的事情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的。

中途有些还有些良知的人知道这事情是阻止不了的,于是想要乘着空闲的时候悄悄离开。但是几个捕猎队伍的首领早有察觉,沉下性子也是一直等着揪出这些人。最后捕猎队的人数减少了小半,剩下的已经全是安心在这沙漠里堕落生活的人了。

此刻,天空变成了湖蓝色,但是沙漠中的太阳还没有出来。捕猎队一行人坐着蒸汽越野车从沙丘的坡度上小心翼翼驶下来。

车站还是只有中间的屋子里亮着灯光,他们将十几辆越野车停好,蒸汽轮机的震动通过沙漠这辆特有的宽厚轮子传到了地面。几辆车后面随意堆叠着这一天他们的战力品,那是沙狼与蜥蜴还保持着体温的尸体。

三十多号人下车,第一件事便是脱掉了防风沙的闷热面罩,里面全是通红的脸。感受清晨凉爽略带水分的空气对他们来说是最舒适的时刻。一半的人开始卸载放在车后的武器装备,一半的人在搬运那些动物的尸体

太阳还没有出来,可能还需要几分钟的时间。捕猎队伍里满全是老手,他们对沙漠很了解,时间都卡得非常准确。

“看来没有办法了。”卡拉将视线从狙击枪光学眼镜里移开,看了一眼淡蓝色的天空,没有一丝白云,全是触目惊心的蓝色,仿佛要将人吞噬同化的蓝色。等待太阳的初生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她半蹲在五间屋子的房顶上,身上罩着与建筑材料相同的灰色布料,身前是膝盖高的临时用钢板搭起来的一道防护墙。这绝对不能算是很好的伪装,只要仔细一看就能立刻发现屋子上多出的东西,甚至还能看到那一根伸出来的漆黑枪管。但是所有人现在都是瞎子一样的状态,清晨捕猎时的警惕与紧张在这一刻全部得到了放松,谁回到家时会去仔细观察观察自己家屋顶的,他们现在想的都是赶快回到房子里好好喝上几杯酒,然后就是痛痛快快地睡上一觉。周围细微的变化都没能被他们观察进去。

随即,已经是迈开了步子,手里提着短管猎枪的疑似其中一名首领的人的脑袋在这个时候突然炸开,身体还因为突如其来的攻击而硬挺挺的站在那里,鲜血如同地下涌出的泉水,巨大的刻意为之的狙击枪声音在这一刻炸响,如同平静湖面上的波浪瞬间扩散到了远方。

接着,又是一声子弹炸裂开来的声音,空中甚至可以听见狙击枪子弹高速出膛,震动穿梭在空气中的澄澈颤音。

第二人的身体一面冒着鲜血,一面僵直挺立了数秒,直到第一具尸体倒下后几秒时间,这才跟着节奏落下。

所有人醒悟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第六声枪响以后,他们全身的血液开始高速流动,肾上腺素分泌得越来越多。他们知道自己被攻击了,而且在混乱地一面寻找掩护,一面判断子弹的弹道出处的时候,又有四人倒下,全是脑袋被炸开了花。

“房顶上,房顶上,快躲到车子后面去!”

“是狙击枪,不要露出脑袋!”

“快给枪上膛,用连发火统和手枪,猎枪的距离够不着房顶!”

开始有人喊话,里面全是惊惧与哆嗦。剩余的人终于认识到了这一点,他们看着前面或者身边体温尚在的同伴,鲜血仿佛正在浇灌饥渴的土地。

五间房子上在这时突然亮起了炫目的灯光,他们这时才发现,那是一颗颗被胡乱挂满墙壁与屋顶的高压水银灯,虽然提前通了电,但是要等到里面的水银全部汽化然后发光,也需要一点时间。

这时候它们全部亮了起来,白炽的光芒绝对比不上太阳,但是在身后沙丘背影的映衬下,扰乱敌人的视线也是可以办到的。

“带上面罩!带上面罩!”

“快点把那些灯泡给我打了,用火统压制那个狙击手。”

这边数十辆越野车后颇有一种热火朝天的氛围,他们缩着脑袋开始用火统去胡乱射击,枪口喷出一连串火焰与硝烟。屋子那里传来玻璃碎裂的清脆声音,还有子弹打在水泥墙壁上的“嗤嗤”声音,上面的坚固建筑材料也在子弹的巨大冲击力下绽开一朵朵泥花,高压水银灯爆炸开的空灵破气声音如同节日庆祝在空中爆开的礼花声音。

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卡拉与房间上的灯光吸引了,他们却并没有发现在身后被黄沙填埋的水泥地面裂缝里,有什么东西鼓了起来。

那是一具黑色乌鸦尖嘴一样的面罩。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在那个位置
汕头天佑医院大概需要多少钱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在那个地段
汕头天佑医院大概得多少钱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离那个车站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