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神仙三国第十六章抓壮丁

2020-01-24 04:53: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仙三国 第十六章 抓壮丁

乱军如匪。

这十八路诸侯趁势而起,个个都是一方枭雄。

他们从四面八方赶来这河内结盟,可不是想做忠臣孝子这么简单,争夺天下重器才是他们最大的目标。

众多士兵如同蝗虫过境,所到之处寸草不生,一路抓捕平民壮大自身军势。

看着那些平民百姓被军队如同猪狗马羊一样对待,用铁链镣铐锁住,刘变哪里还不明白这些匪军简直毫无人性可言。

而此时这些匪军赫然将目标放在了他身上。

毕竟这些平民毫无修为,人数再多也只能充当运送粮草的杂役而已。

唯有踏入武道之人才能成为真正在战场厮杀的士兵。

刘变以步法赶路,刚一出现在这千人军队面前,立刻引起他们的注意。

一个十人小队分离出来,只朝着刘变凶狠扑来。

剩余的人马却是径直离去。

区区一个武生境的修士还不足以让他们停下脚步,他们要去抓捕更多的武者扩充军队。

十八路诸侯联合,一旦攻破洛阳抓杀董卓,就是分赃之时。

那一家势力越大,将会得到越多的好处,说不定还可以……

抓捕壮丁壮大军势,这是他们主公袁术下的死命令,仍是谁也不敢懈怠。

战马嘶吼,如同狂风席卷大漠,在刘变眼前疾驰而去。

但他却不敢有丝毫大意,那一队骑兵已经如同猛虎一般扑了过来。

“小子,过来!我家主公可是袁世嫡子,四世三公,还怕以后无法加官进爵吗?”为首的骑兵大笑着道,手中甩动着一个套马索,下一刻就要将刘变强行捆住带走。

“不好!”刘变眼眸冷酷,知道自己到了有史以来最危险的时候。

这些骑兵都是精锐,气势彪悍,至少都是武生修为,其中更有三人已经是武士之境,炼就虎狼大力。

这些骑兵人马合一,借助马力,俯冲而来,如猛虎下山一般。

来不及多想,刘变脚尖在地上一点,整个人已经掠了出去。

他身形摇晃,步伐大踏步迈开,像是一头苍鹤拍打翅膀,奔跑起来迅疾如箭。

“哈哈!哪里走!”身后那些骑兵一阵大笑。

刘变头也不回,反而跑得越发迅速了。

这些匪兵性情凶恶,毫无道理可讲,若是落到他们手中被赶上战场当送死鬼,小命都不一定能保得住。

“又是一个看不清楚身份的低阶武者!以为可以凭借双脚跑得过我们的战马!”

“我们赌一赌,这小子能坚持多长时间!以一炷香为限!”

“我赌了!我出十两银子赌这小子坚持不了一炷香!”

“我也来!我赌他能坚持住!”

……

这些骑兵一个个骑术精湛,一边追赶着刘变,一边起了猫追耗子的戏耍心思,发出恶劣的大笑。

他们口中呼喝不止,陡然四散而开,朝着刘变围了过来。

嗖嗖嗖!

套马索隔空甩了过来,仿佛将刘变当做卖力奔跑的野马要将其牢牢拴住脖子,无力挣扎。

刘变分出神魂念头,四周的事物都在感应之中。

他脚踏鹤步,身形轻灵自如,躲过一个个套马索,速度丝毫没停只向前方窜去。

“好精妙的身法!”那些骑兵也是练武之人,眼力也不低。

这小子的修为不足为道,不过是武生,但这身法却实在精妙。

“此子身上有着上乘的武道传承!”他们目光对视一眼,凶狠如同恶狼。

他们境界虽然在刘变之上,但修炼的不过是军队中最为普通的入门级功法。

军队功法代价极大,讲究速成,战场厮杀凶狠异常,但却以压榨人体潜力为代价,若想以此成就武道至境毫无可能!

见到刘变展露出如此玄妙的身法,他们心中难以自制地升起贪婪之意。

“这功法仿仙鹤之形,乃是道门正宗!”

“道门武功最能培元奠基,若是能得手,或许能弥补我们亏损的元气!”

“不错!能得此功法,我们这些小卒或许也能成为征战一方的武将!”

……

这些骑兵眼神越发诡秘起来,冰冷的杀意越来越浓厚。

“宰了他!逼问出功法!”为首的骑兵伸手摸了摸脖子,陡然拍马急追而去。

“就等老大这句话!”其他士兵森然大笑,看向刘变的目光冰冷如同在看一个死人。

他们在马背上纷纷手挽强弓,箭落如雨,毫不留情。

“怎么回事?这些骑兵怎么突然起了杀意?”刘变压力大增,稍有不慎就会中箭倒地。

他回头望去,见到这些骑兵面目狰狞,心中一沉,知道这些匪兵已经起了杀人夺宝的心思。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刘变自知以寡敌众,实力也十分低微,若是正面对抗绝不是这些骑兵的对手。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会坐以待毙!

“这些骑兵驾驭战马,借住马力,居高临下!我必须避实就虚,迂回作战才行!”刘变心中暗道。

嗤嗤嗤!

利箭破空,寒芒四溢。

但刘变背后像长着眼睛一般,对每一箭的诡迹都早有预料,一一闪避开来,竟是没有一箭能沾染到他的一根头发。

这些士兵骑射技艺惊人,却奈何不了一个小子,顿时大怒,“这小子有古怪!”

刘变目光一扫,陡然看到一处茂密的小树林,心中一动,陡然掠了过去。

“拦住他,休让这小子跑了!”那为首的骑兵大叫不妙。

但为时已晚,刘变双臂摆动,以肩膀肌肉带动大腿迈出,一步就是三丈,如同灵猿一般窜入密林中,身影不知去向。

“快追!”见到手的猎物飞了,那骑兵首领大怒。

“老大,林深莫入!这密林小道,战马难以前行!”一个骑兵劝道。

“放屁!”那首领回头一马鞭狠狠甩了过来,在那手下面孔上打出一道淋漓的血痕,“一个毛头小子而已,武生的修为,哪怕我等下马也足以瞬间捏碎了这个小虫子!给我追!”

说罢他强行驾着战马冲入了密林中。

那些手下相视摇头,只能跟上。

密林之中小道狭窄,不时有大树挡路,战马的速度立刻慢了下来,刘变身形早已不知去向。

“给我搜!这密林就这么大,我倒要看看他能逃到哪里去?”那骑士首领气急败坏道。

“谁说?我要逃了!”密林中响起一阵淡淡的笑声。

喝!

吐气开声,闷如炸雷。

刘变胸膛鼓起,陡然吐出一口白色的气箭,一拳捣去。

一颗碗口大的小树竟是被从中打成两半,横空飞了过来。

“什么?”那骑士首领只见一团粗大的黑影袭来,还没来得及反应,已经被从战马上重重砸落下来。

齐齐哈尔市中医院
邵武市立医院预约挂号
内蒙古癫痫病专业医院
威海治疗宫颈炎费用
日照治疗盆腔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