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鬼厨 第250章 龙山

2019-10-12 23:55: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厨 第250章 龙山

有了游戏可玩,中间的路途就变得轻快了很多,差不多在第二天凌晨两点左右,火车在湘西土家族自治区的龙山县城中停了下来。陈虎与同铺间的几位告辞下车,踏上了龙山的土地。

龙山县,位于湘西北部边陲,地处武陵山脉腹地,连荆楚而挽巴蜀,历史上称之为“湘鄂川之孔道”。地势北高南低,东陡西缓,境内群山耸立,峰峦起伏,酉水、澧水及其支流纵横其间。地域属亚热带大陆性湿润季风气候区,四季分明。

总面积3131平方公里,辖34个乡镇,462个村,总人口59万,土家族、苗族等16个少数民族人口占总人口的71%。

全县风貌现代与地方特色相合,除去县城中的主要区域采用钢筋混泥土建造的楼房、商场外,周边多为黑瓦民居,富有民族特色。

陈虎临时落家的酒店就是这种样式的,房屋主体全木,使人一瞬间从现代化的都市文明进入到复古的民族文化当中。

不过陈虎没有太多的心情欣赏就是了。先不说一路火车的劳顿,但是为了明天可能开启的大战,他就还需要继续做些准备,可没那么多时间来发文青病。

更何况风景就在这里,实在要是真的想看,完全可以等事情结束了之后在慢慢欣赏,那样不仅能看到更多,也能品味到更多。

随之陈虎盘膝在床上修炼片刻,恢复一下精神,这才重新挥手自空间中取出黄纸朱砂毛笔等物,心中默念净口净心之咒,然后转颂祈文,手持笔身,灵气游走脉络灌于笔端,带动着朱砂血墨在符纸上快速书写下一个个怪异的符文。

以他现在的水准,再画符却是不用再像当初那般,需要开坛立法,供像上香,请神外协了。

如此数个小时后,陈虎心神有些枯竭,便不再继续,收起所有的工具和画完的伪灵符,重新躺到床上睡了起来。

中间再无醒复,直到大天亮。

吃过富有土家族和苗族特色的早餐,问名路途,便搭乘着摩的朝龙山村移动而去。

这种南方县级地方,摩的就是当地最普遍的出租车,真正的出租车反到成了少数品。

就这样又急驰了一个多小时后,陈虎来到了这片对当地人来说也是神秘异常的村落——龙山村。付钱打发走摩的师傅,迈步走入了村中。

气氛果然很不同寻常,一点也没有平常村落的那种活力,反而有种说不上来的诡异弥漫,村中行人稀少,只有部分老者倚门坐槛,或抽着汗烟,或放空着脑袋发呆,将关注的目光落到陈虎这个全村唯一的外来人身上。

“娃儿,你来这里有么的事?”某个看起来和善一些,但眼神中也隐藏着说不出的诡异的男子放声问道。

“找人。”陈虎站定,答道。

“找谁撒。”

“王源家。”

果然,王源两字一出,满村的气氛又是一变。而后依旧是最先搭话那人开口问道“你找他?你和源娃子是么的关系呦。”

“算是陌生人吧。”

“陌生人?那你找他做撒子。”

说到这里,男子的脸上已经浮现出明显的戒备,盯着陈虎看的眼神中充满了危险。

“我不是要他,我是要找他的长辈,最好是直系的,能管住他的,我有些事情想和他们谈谈。”陈虎没有在意对方的态度,神情依旧平静的陈述道。

“找他的老辈?”男子皱起了眉,观察一会,转身道“那跟老汉走吧。”

陈虎没有犹豫,快步跟了上去,径直朝村中深处走去……

直到来到一个关是门面就非常气派,颇有些电视剧中那种古代大户人家宗祠似的宅院前才停了下来,然后迈过足有半米高的门坎子,走进了里面由大青石铺就的院子,最后走进了摆放有画像、书画、太师椅,一副妥妥古代老地主家模样的厅堂当中。

“三娃子,三娃子,有人找你!”老汉也不客气,直接扬声冲屋里头喊道。声音很是洪亮,中气十足,和他表面的老年人形象一点也不匹配。

不用说,这位老者如果不是保养的好,身体健康,就也是一个练家子,要不然实在说不过去。

“谁啊,谁找我?”

而后又一道声音从里头传出,一名身高不到一米八,身材模样有些偏瘦,不过因为服装的关系看不出具体情况的中年男子撩帘出现在了陈虎和老汉的眼中。

“我!”

“是八叔啊,还有,这位是……”男子看向老汉和陈虎一楞,继而疑惑道。

“外面来得娃儿,说是有事要找源娃子的老辈儿谈,我就把他带来喽。”被中年男子称呼为八叔的男子指着陈虎介绍道。

“恩?”闻言男子眉头一皱,看向了陈虎。

“本人陈虎,阁下相必就是王源的父亲,王承嗣吧。”陈虎抱拳,神情不卑不亢的平静道。

“不错,是我,你有什么事。”王承嗣表情不变,只是眼神锐利的注视着他反问道。

“想和阁下谈一谈关于王源的问题。”一顿,陈虎毫不客气的直言道“如果阁下不像你们王家就此断后的,还请你们约束一下王源,让他不要来再找我麻烦,否则下次我将不会手下留情,直接去走他的性命。”

顿时,厅堂内的气氛一变,极度压抑的气息在陈虎、王承嗣还有老汉八叔之间弥漫开来。

王承嗣眼神深邃,不知所想,八叔眼皮耸拉,面色变得严肃起来。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片刻后王承嗣开口,语气平淡,听不出任何感情,但不知威何,却又有种危险蕴涵其中的淡然说道。

“不,我只是在陈述而已,但,如果你认为这是威胁的话,我也不介意就是了。”陈虎同样神色平静异常,就好似没察觉此时的气氛不同一般,平静道。

“呵,你的胆子很大,我王家自立世以来,还没几个人敢这么和我王家的人说话。你知道前几个像你这般说话的人他们的下场如何吗

?”这回说话的不是王承嗣,而是旁边眼皮耸拉的八叔,表情似笑非笑,语气中满是嘲讽的说道。

“愿闻其详!”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在哪儿
大庆皮肤病医院具体多少钱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在哪个区
大庆皮肤病医院手术多少钱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在哪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