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对话万达董事长王健林和华纳国际影院总裁米

2019-06-10 02:45: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对话”万达董事长王健林和华纳国际影院总裁米勒联商

访谈背景: 据统计,2003年美国电影放映市场实现票房收入100亿美元,中国当年票房收入10亿元人民币,不足美国的1/100,据中影集团统计,我国目前拥有注册影院6000家,正常经营的影院只有1200家,而在这其中,前30家影院创造了34%的以上的票房收入。传统影院面临生存危机,而设施先进、服务优良的多厅影院成为市场的宠儿,国际传媒巨头纷纷垂涎中国市场,时代华纳蛰伏中国10年,终于突破政策瓶颈,国际战略直指中国,万达商业地产相时而动,为分得中国院线市场,积极打造合作新模式。 访谈:(主持人芷宁) 2004年1月17日,人民大会堂山东厅里吸引了各路媒体的目光,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和华纳兄弟国际影院公司总裁米勒·奥克斯在这里正式签署了双方共同合作建设华纳万达国际影院的合作协议。协议规定,华纳将协助万达集团在所有在建及拟建的万达商业广场中建造世界一流水准的多厅影院,并对影院的设计及建设提供全面的技术支持,负责影院落成后的管理与运营,而待时机成熟时,美国华纳公司同万达集团双方将对影院合资经营。中国最大的电影放映集团在新年伊始浮出水面。 米勒:我们的目标是在中国制作更多的电影,销售我们的产品,今天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芷宁:王先生,外界现在有评价说自从万达推出商业地产之后,今天您是最高兴的一天,您同意这种说法吗? 王健林:可以这么说吧,今天是一个重大合同的签署,大连万达集团和时代华纳公司在中国合作做国际影院,这个合同的谈判可以说历经艰辛,那么今天终于能够签署当然感到很高兴,人逢喜事精神爽吗。 芷宁:看得出来,那如果现在想让您用一句话形容您现在的心情和感受的话,您会怎么说? 王健林:兴奋,很兴奋! 对于中国观众来说,时代华纳并不陌生,它们所制作出一部部堪称经典的好莱坞大片总能掀起票房旋风,作为时代华纳旗下的全资子公司,华纳兄弟国际影院公司在世界范围内拥有70多家多厅影院,650多个荧屏及数百万观众,而万达集团作为中国最成功的地产运营商之一,其近年来推出的订单商业地产模式已经开始令越来越多的境外资本产生兴趣,其中,不乏象沃尔玛、欧蓓德这样的世界知名企业,而此番万达集团再次与国际传媒巨头时代华纳牵手,无论从规模和档次上都开创了中国传媒市场的先河。 芷宁:其实在此之前我们也看到万达曾经跟世界上非常强大的比如商业集团,像沃尔玛欧倍德等合作过,那这一次与时代华纳牵手,你们会采用一种什么样的合作方式? 王健林:我们这一次的合作跟以前所有的合作都不同,以前我们已经跟12家跨国企业,其中有7家五百强签订了联合发展协议,但那个协议比较简单,都是一个业主和租户的关系,只不过是大家同意把租约提前到建造之前,就是先租后建,只是约定一个在什么城市发展,租多少面积多少价格就是这个,这个合同虽然也谈得很辛苦但总体比较简单,这次不同,这次我们时代华纳是双方合资成立一个院线投资公司,来在中国各地投资这个电影院,然后双方共同管理以时代华纳为主的管理这个影院,双方这个合资公司再来租用万达商业的购物广场的影院的楼房,那么这个租约的条件倒比较简单,最重要就是双方合资公司这个合同谈判的时间比较长,因为它涉及100多个知识产权的转移和使用,商标的转移使用,所以这个合同谈了很长时间。 芷宁:那在此之前您对这个时代华纳这个公司有多少了解? 王健林:在这之前我就了解它是全球最大的文化传媒集团,因为我在上已经了解过这个企业,我们这个合作应该说是,我们在购物中心里要建电影院决定以后,我们就着手在国内外寻找合作伙伴,跟国内的三家最大的影院公司也谈过,但是遗憾的是他们三家都是国有控股的企业,就是国有企业,那么在谈判当中明显感觉到他们不能适应我们的发展步伐,那么又把目光放到境外,境外全球排名前三名的影院公司都谈过,最终选择了华纳,那么选择它的原因我们觉得有这么几个原因,第一它是最大的文化传媒集团,这个第一和第二第三的影响力是完全不同的,它旗下的许多的品牌就像我今天点过的,CNN,HBO时代周刊,财富杂志,华纳影院,华纳制片等等,都是全球顶尖的品牌,它有这么多综合品牌,那么我们觉得跟我们万达集团下一步拓展合作空间就留下了余地了,而且为了发展中国的事业,他们还收缩了一些欧洲地区的院线,把欧洲的有一部分院线卖掉,把院线的人才集中搬到了中国,所以从这一切的举动就说明我们这个选择是没有错的。 华纳与万达合作项目初期计划在未来几年内在全国各大中心城市建造30家多厅国际影院,目前已有15家已完成选址和筹划,华纳作为建造和运营多厅影院的专家将对华纳万达影院的运营进行全面的监督管理,根据双方协议,影院将使用华纳和万达的品牌及华纳的盾形标志,并在建造中融入倍受世人喜爱的华纳卡通人物。正是由于涉及到大量的知识产权问题,从未涉足过影院建设的万达集团在谈判过程中显得格外谨慎,而华纳也对其在中国市场大门外徘徊10年之后的此次重拳出击也寄予厚望,这就使得双方的谈判过程显得格外艰难。 王健林:我们这一方请了中国最大最知名的律师事务所,同时为了配合这个谈判,因为它涉及很多法律和知识产权的东西,我们又特地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聘请了两个法学博士来做我们的顾问,双方的谈判团队应该说都是第一流的,那么在这七个月的谈判当中可以说是针锋相对,寸土必争,恰恰是这种谈判都赢得了双方的尊重,所以最后签署的合同是一千多页,是一个主合同17份子合同,第一份合同一千多页,可以说创造了中国合资合作合同的一个纪录了,但是最终签字的时候我想双方的利益都共同得到了保证,而且双方对手都得到了对方的尊敬。 芷宁:在这个过程当中,在谈判的过程当中有没有遇到过一些困难,或者是双方有过一些分歧? 王健林:太多了,我们双方在谈判之前在谈判当中,双方都有一个共同的开玩笑的话,随时准备卷起钢笔,走人,就是说我们双方都要做好这种心理准备,这个谈判才能谈好,如果你在谈判当中就是摆出一副非谈成不可,我这个事非要做成不可,那么这个谈判当中你的利益就很难得到保护,那么正是由于这个有了谈不成我也能发展这种心理准备,那么在谈判当中才能使自己获得比较有利的这种情况,在谈判当中这种全球的视频会议,就是一次视频会议是美国英国香港和大陆四个地方同时召开,因为华纳它是全球的服务,它是英国负责法律方面,香港负责技术方面,美国是它的总部,那么再加上我在什么地方,基本就是四地的视频会议就开了无数次,关键时刻的谈判我和米勒先生都出马谈了好多次,可以说正因为大家对这个事物的这种前景的把握,发展前景的把握是共同的,所以经过了很多艰难曲折,但是双方还是把它谈成了。 芷宁:每遇到问题的时候,遇到分歧的时候双方是怎么解决的,是各让一步还是说最后能达到一个统一的协定? 王健林:互相妥协,谈判就是一个妥协的过程,就是一个妥协的过程,双方都有自己的底牌,都到底线的时候谁都不能让,那么在谈判当中可以说我们双方都清楚对方的底牌是什么,都清楚对方的底线是什么,因此到了底线的时候进攻那方就会稍微退一退,正是这种清楚吧,这种对事物的清楚把握所以双方都没有最后逼到谈判破裂的程度,谈是谈的很辛苦了,整整七个月。 芷宁:已经筋疲力尽了? 王:可以说筋疲力尽,到最后双方宣布OK,法律全部整理完毕以后,双方的律师是最高兴的,两方的律师团都跳起来了。 1月18日下午,天津商业街上人头攒动,双方合作后的第一家华纳万达国际影院在这里开业,这也是全国第一家投入运营的华纳万达影院。该影院设有10个影厅,可容纳近1500位观众同时观看电影,华纳公司优质的数码音效设备和超大银幕让天津的观众首先领略到了国际院线巨头的风采,在刚刚签署协议一天后,华纳与万达就在中国迈出了合作后的第一步,双方合作的动作之快让人惊异。 芷宁:看1月17号签约然后18号在天津电影城就开幕了,一天之间可以说这个万达华纳电影城就从一个婴儿成长成一个巨人了,那您觉得这种高速度的成长的动力是什么? 王健林:其实我们双方签约之前华纳已经有一个比较大的技术团队在天津,和在很多城市已经在支持我们,做技术支持,否则你说这个电影院这种数码院线怎么样建设,这些配套设施怎么样采购我们是不懂的,其实它的技术团队早就在支持我们了,只不过是同时建设的六个电影院线当中,天津最早竣工,所以开幕礼就放在了天津,而且马上过几天就是春节,春节是大喜大庆的日子,也借这么一个吉祥日子所以定在18号在天津举行开幕礼,这里面有一个小小的遗憾,本来我们双方的运作,还有一部华纳自己的全球放映的大片,主演是汤姆克鲁斯,本来我们双方已经约定尽可能争取使中国政府,广电总局批准这部大片的放映,如果能放映的话我们当时定的是18号主演汤姆克鲁斯也到天津,同时在院线举行开幕礼和全球的首映式,是这样定的,那么遗憾的是审批工作没有在春节之前完成,那么只能在春节以后了,我们五一之前还会在天津的院线举行华纳自己某一部大片的全球首映,也会请它的知名演员前来参加。 芷宁:前可以说万达的这种订单的商业地产模式已经很成型了,很成熟了,但是做电影院对你们来说还是一个新的领域,尤其是这个电影院的建造它可能要求很专业,比如说它的生学原理的结构一定要符合,那接到这样的一个订单,是不是对万达来说也有一定的难度? 王健林:技术上肯定比做一般的零售店要复杂多了,但是我们和华纳已经有一个技术团队,华纳把它的亚洲负责技术的副总裁和负责设计的副总裁已经派到我们公司里了,实际上在我们这已经工作半年多了,他们有一个技术团队,我们双方再出一个技术团队,我相信做上五个以后,那么我们对这个院线的技术方面的掌握应该就不成问题了。 芷宁:你会积累一些自己的经验? 王健林:对,包括跟沃尔玛做头一个超市,也是出现了很多问题,这个漏了这个要改,做上四五个以后大家就清车熟路了,也是这么一个过程。 芷宁:那在具体的运作上和其它以前的那些项目有什么不同吗? 王健林:这个电影院的建造好像比较稍微复杂一点,首先层高就很高,九米,在加上一些其它的技术一些要求比做其它的店复杂一点,仅此而已,技术上没有太大难度。 芷宁:最后这个电影城会叫什么名字,比如说天津的这个? 王健林:全国的统统叫华纳万达影城,全国统统一个名称都已经定了叫华纳万达影城。 在中国,影院不足如今已成为制约中国电影业发展的一大“瓶颈”。据统计,在美国将近8600人就有一个放映厅,而中国却是12万人才有一个放映厅;全国7000多家专业电影院中,数字立体声银幕到现在为止还不到200幅。由于受到资金等因素限制,各地电影院的建设和改造往往难以落实。在这种背景下,引入国际资本参与中国院线建设就变得格外重要,2003年下半年,国家广电总局于开始逐步放宽了国内电影放映市场的准入条件,首次允许国外投资者对合资影院控股51%,并计划于2004年下半年进一步允许国外投资者在上海、北京等7个试点城市持有合资影院75%的股份,华纳与万达正是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影院成立后万达先以物业出租的形式将影院交由华纳运营管理,待政策出现松动,双方的合作方式将即刻转为合资,并由时代华纳控股。这种大胆的合作方式表现出来的,是双方对中国电影放映市场的信心。 米勒:在世界各个地方投资建设影院,中国对于我们来说十分具有诱惑力,因为目前中国国内的市场并不成熟,这就意味着有着很大的发展空间,我们把国外的利润拿来,对中国进行长期投资,因为中国的市场实在是太大了。 王健林:13亿人口只有10亿票房,不要说跟发达国家比,就跟我们周边国家印度巴基斯坦,什么越南,连这些市场相比我们都有差距,无论是人均还是总量都是很小,而且中国现在正在快速增长当中,人们在满足了食品住房这些需求之后,肯定文化需求是要逐步提高的。 芷宁:尤其是中国这么大的一个人口基数? 王健林:对,美国有三万个银幕才二亿人口,我们13亿人口,20年后就按照三万块银幕这个规模,再减一点按照一万块银幕的规模,就有多大的空间,所以我相信这么大的集团十年前就进入中国,这种十年这种情况的分析累积,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进来,和我们的判断一样到了拐点。 芷宁:那我想问您一个非常私人点的问题,您平时看电影吗? 王健林:我平时真不看电影。 芷宁:不看电影,那会不会因为现在跟时代华纳合作了也开始做电影城了,以后将来会更加关注进口片的市场? 王健林:这是肯定的,正因为跟华纳合作谈合作院线的时候,我就有意识的看了几部华纳公司的片子,包括泰坦尼克,包括他们的真实谎言,包括黑客帝国都是他们公司拍的片子,我感觉这个企业难怪它是世界的龙头企业,领袖企业,他们的手笔确实比较大,因为华纳是进口的电影公司,它的进口大片是严格受到比例限制的,那么我们这个院线投资容易,硬件建设也比较容易,但是真正要产生吸引力是要靠片源,是要靠很好的片子来丰富它,华纳可能还会有一些其它 ,他们会在里边除了卖影片以外,可能还会卖自己的知识产权,卖自己的专利产品,卖一些卡通形象的人物,但是最重要的是要看片源,那么既然这样的话恐怕我们双方都会为将来进一步扩大进口大片,尤其是华纳的大片在中国市场的份额会不断增加。 芷宁:刚刚您也提到过说万达以前是在地产方面,在国内可以说是龙头老大了,或者是强手之一了,那做文化产业比如说建电影城,我们以前从来没涉足过这个领域,那为什么会想到要涉足这个领域? 王健林:两个重要原因吧,一个是目前国内外所有的购物中心里都有影院,我参观过全世界差不多有三四十个购物中心,美国的法国的英国的澳大利亚的,包括日本的韩国的,所有的购物中心无一例外都有院线,其它的可以有可以没有,比方说有专业的那个店这个店不一定有,但是影院百货这两样是必定有的,那么这就也给我们一个提醒,就说明这个配套在购物中心里面,它实现了购物和休闲的统一,那么从这个方面就是选择建设院线是一个必要条件,第二在谈判当中尽管我们和华纳没有签订这个协议,但是华纳在去年年初的时候,就已经派出了一个技术队伍来指导我们在全国目前已经开工的购物中心当中,院线的建设,华纳自己开玩笑他们说他们是一个耻辱,说从来在全球还没有说不签协议之前,就先花钱先派人,可能也是因为中国这种市场的吸引和这种特殊的情况,那么所以才会出现今天在北京签字,明天就会有一个院线开业这么一个奇怪的事情,一般都会签字以后才会往下做,但实际上在这之前我们已经做了差不多大半年的时间了,今天签约以后在04年我们差不多就有六到七个这种购物中心加国际影院会开业。 芷宁:那此前我们都看到一般的地产都是以出租的方式来做的,那这一次为什么会想到合资呢? 王健林:其实一开始我们是想单纯的变成租凭关系,就是你跟沃尔玛跟美国百盛欧倍得一样就是单纯租货,就来租就算了,一开始是这么谈的,也是按照这个思路去谈的,包括那个时候的框架文件的准备都是按这个去做的,但是在谈判当中不光是华纳,包括我们自己都认识到这个产业值得进入,第一我是去参观了华纳在东京和台湾和英国的院线,收集到的信息给我的反馈是投资回报率相当高,当然这几个地区可能片源上不受任何限制,想进多少进多少,这是一个原因,就是回报率相当可观,第二个就是我们在中国的电影市场上进行调查的时候发现,凡是新建的这种多厅数码院线效益都非常好,全中国2000多个屏幕只卖了十个亿,但是前30个院线就占了其中一半份额,真正投资新的这种院线,这种数字化的电影院装修也比较好一点的,效益还是非常可观的,所以这两个原因吧,促使我们下决心,另外华纳也希望我们,因为中国政府有规定不允许它独资,必须要合资,那么与其找别的合作伙伴再来跟我们租,他提出来还不如干脆跟我们合作算了,那么我们也是经过调查分析以后感觉这个事业大有前途,所以我们才决定跟它合资成立公司,再来租我们自己的物业。 15年前,王健林白手起家,如今万达品牌已经走到了全国18个城市,总资产超过100亿元,年销售额突破80亿元。此时的王健林又开始向“百年企业”的目标发起挑战。而仅凭自己的实力,这个目标是难以实现的。不喜欢看电影的王健林却投入了巨大的资本,全面进军电影放映市场,在这其中,王健林还有什么其他的打算呢? 芷宁:现在我们看到中国的很多企业都在牵手国际资本,那有人就说牵手国际资本其实这种合作也可以说是各怀心腹事,那你们这一次跟时代华纳合作也下了这么大的力气,投了这么大的精力,那你们的最终目的不会仅仅是就想建一个店? 王健林:我们在谈判之初这一点就做了约定,因为华纳本身是一个美国的大的上市公司,它可以把它发展在中国发展的这一块业务可以随时分拆,在美国上市,那么为了保护双方的利益,更主要的是保护万达的利益我们在这方面已经做了约定,这个合资公司不能单独分拆上市,双方都不能分拆上市,双方约定是共同在境内外上市,在什么地方上市,那个需要双方共同的对这点和价格做出 约定后才可以上市,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一点肯定的说我们和华纳这个合资的院线会在不长的时间里成立上市公司。 芷宁:我记得您以前也曾经说过,说万达商业公司将来会在海外上市,也要牵手世界上五百强的这样大的公司来参与,那是不是这一次与时代华纳牵手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王健林:我们和时代华纳合作的是,我指的是华纳万达院线公司将来会单独上市,那么万达商业这一块和业务有关联,但是并不是很大,是我们自己购物中心这块要单独在境外上市,而且今年就已经正式启动了这个步伐,我相信会在今年年内04年内完成我们商业公司的重组,因为一些保密的原因我不能告诉你是那个企业,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现在有四家五百强企业已经明显表态要参与我们这个公司重组,成为我们的战略股东,而且这四个企业都是全球行业的领袖企业,有了这样的战略股东再加上万达商业发展的良好的前景,和长期稳定的现金流,我相信万达商业在境外的任何一个地方上市都会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上市公司,会引起全球资本的追捧。 芷宁:我想说到这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尤其咱们大连的观众朋友就非常关心这件事,你说在大连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看到华纳万达电影城,有这样的计划吗? 王健林:有,在04年就会开幕。 芷宁:到那时候我们大连的的人就可以在华纳万达电影城里面看电影了? 王健林:可以,将来也可以在这感受到境外的品牌,不仅是看电影,华纳还有自己强大的文化产业,它有自己的很多的传媒,很多的杂志,很多的卡通产品,每个影院里边都有很大的这么一个卖场,随着中国政府文化的逐渐开放,恐怕到华纳影城里边不仅仅是看电影这种享受,还会有其它很新鲜的东西。 访谈观点: 1、传统影院面临生存危机,设施先进、服务优良的多厅影院将成为市场的宠儿。 2、国家将在2004年进一步对外资开放国内电影放映市场,方式仍以合资为主。 3、引入国际上具有行业领先地位的大公司做战略股东是万达打造百年企业的关键步骤。 (消息来源:大连电视台经济生活频道《第一访谈》)

网络推广的根本要素是什么?
健康快车
小程序系统平台开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