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三弟又来电话说

2020-05-22 06:24: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弟又来电话说,“六哥啊,我给你买了一捆大葱……”六嫂听了说“告诉他自己慢慢用,不用给我们,我们已经买了。”六哥回头说“哎呀,你咋这么笨呢,他的意思你还不懂吗,这不快到晚饭时间了吗,至于葱不葱无所谓了。”这边,六哥的7岁儿子也听到这消息,强烈反对,大声喊,“别让他来,别让他来,我烦他。”因为小孩前几天正好跟他三叔干过仗还没忘呢。原因是,那天下午三弟又给他六哥打电话说他弄来个纯野生的四五斤的大草鱼,急需有人来分享。六哥这时也正快要下班,接完孩子连同孩子一起直奔三弟家。可是到了门口任性的孩子不给他三叔一点儿面子。说啥也不进他们家大院,孩子说是院里全是烂铜废铁的,太脏,怎么进去啊,而催他爸转身回去。就这样在大道旁跟他三叔干起来了,他三叔气急败坏地大声喊,“小B崽子你就等着吧,你们家那个破楼,远不如我当院值钱,等我上楼的,看你来不来,……”
三弟是六哥的发小,一个是他们两的母亲是远亲的表姐妹,又是那时候两家同住一条街。另一方面从小不惹祸就心难受呆不住的三弟,总找他仁慈仁爱的六哥来摆平或拿他六哥来证明自己在社会混得不一般。其实他也有两个亲哥哥一个亲弟弟。可他就是最喜欢跟他六哥好。因为六哥不像他的大哥二哥挖苦他教训他甚至伸手打他,六哥不管对谁都极其温和、有一番绅士风度,没有冲动和耍脾气的时候,就是所谓的从容大度海纳百川。所以三弟离不开六哥,感觉六哥是他最值得信赖的依靠,只有六哥才能够体谅他成全他给他足够的面子,换句话说满足或不伤害他最急需的虚荣心。还有六哥也是好喝酒,喝起酒来他的幽默风趣,那可是折服在场的所有人,六哥算不上帅呆酷毙,但高个子四方大脸白净的、戴着一副黑边框的眼镜,看起来不算江湖、也不太书生气、就是多少有点派头。六哥谈吐非凡字字珠玑,也可以说废话连天一句正话没有,只是他的废话听起来很悦耳不像废话而已,六哥的朋友弟子们对他的废话痴迷不悟全当语录来听。六哥喝酒不醉,偏把大家逗得哄堂大笑。有六哥在桌,仿佛那一桌子的酒和肉都暗淡无色,只要六哥在,饭菜吃不出什么味道也觉得口口香喷喷。把这样的六哥请到三弟跟别的朋友的酒桌上,对三弟来说那是相当的有面子,那叫一个得意。这时的六哥就能代表他在人群里的地位,能证明他人缘的不错,能提高他朋友眼里的自我,甚至能给予他接着混下去的支撑,他甚至因为有个六哥而骄傲。
三弟家哥儿四个,大哥二哥虽不算太立业但也成家各过各的小日子。三弟最“出息”,曾经17岁到 0岁之间,连续三次长期受到政府严厉的监管和强化教育。那些日子里虽然暗无天日抬不起头,只能吃着窝窝头喝不着酒,但也避免了不少血仗,因而他脸上的疤痕也没什么数量的增长。父母眼看着很不让他们省心的四个儿子深怀自责和遗憾,刚到60岁左右相继去世,他爸去世那年小弟离家出走说是要创业去,但再也没有音讯已经8年。所以,很久以前父亲单位分的,也就是他们六口人曾同甘共苦的那两间房子,现在三弟一个人居住(这就是三弟总不停地炫耀的、拿它为荣的、有可能拆迁值大钱的临街两间房子),那阴冷矮小的屋子里三弟做了很多年的关于发大财的和关于搂媳妇睡觉的梦,但至今未婚,而独自度过了三十八个春秋。本应该三弟能够娶上媳妇的,三弟五官端正挺好看,中等个子,胖瘦也适中或偏瘦,但是他一双大眼睛不是炯炯有神,是毫无神色,更不用说勾魂了,脸已黝黑而粗燥不堪得令他那个左脸正中间的大疤痕也日益变模糊,两颗大门牙没执行它的使命早早被主人的对手打掉近二十年,后来多少人都劝他“你就忍着一顿的饭店,先把牙镶上,然后才相对象还有点希望可言”。但他总忘还是舍不得这象征性的标志,还是不怎么看重什么媳妇的事,贵贱不镶牙,就忍着说话时的跑风这么多年。六哥的七岁孩子也正在换乳牙,上边的门牙掉两颗还没长出新牙。这两个跑风豁牙子的见面就开始唇舌战。小孩强烈反对他黑乎乎的三叔来他们家,不给他一个糖反而还气他,孩子让他赶紧回去,但他三叔讲话了,“连你爸都是我的,你妈来之前,我天天来,天天在这儿吃住都没人说我的,就你妈你两不讲理碍事巴拉的”。
三弟打完电话过来时,没拿他的一捆葱,说没钱了(好像第一次没钱了的样子),来西街讨债,路过这儿才来看六哥的。欠他钱的人可多了,怎么也得将近一两万块钱在别人手里,按他的话说朋友困难了,怎么不给借钱,哪有那么不讲义气的?显然这些话是给六嫂听的,意思是“其实我有钱其实我有事忙,更是我的人缘好,绝不是来你们家蹭饭的,是我正顺路又是想我六哥来的。”如果是之前的话,正直的六嫂会忍不住揭穿他会问问,“你干什么挣了一两万又借给谁了,我怎么一次都没见你口袋有钱?你一个无业游民,就这半年因为有人利用你道边的大院收了一些破烂,并让你帮忙,你就有那么多钱,还给人借了?再说收破烂只会你欠人家的钱的可能,人家卖给你破烂的人也不可能欠你钱啊。而且经营权也不是你的,更何况前不久那可怜的收破烂站没红火到见它的一周年就匆匆夭折,突然半夜着火,已所剩无几,停止经营。”但六嫂早已被受教变老实,再不敢跟三弟唱反调了。六嫂还想,对了,今年开春的时候三弟曾经出息过一次,突然刚天亮就咚咚的来敲门,进屋就从口袋里拿出一摞的票子开始数,数完钱很快又走了,六嫂蛮以为“这家伙突然有钱了,难道来请六哥一家吃早餐的?”问六哥那三弟这是干嘛来的?六哥说,你不没见过钱吗,他想让你见识见识了呗,你还想让他干什么。还是六哥懂他。六嫂无语。
三弟不管咋地来了,也不是天天来,今天正好也是星期天,六嫂露一小手,弄两道菜,让哥儿俩先喝,六嫂接着忙乎烙馅饼。便嘱咐三弟,求你了,先上卫生间好好洗把脸,哪怕把那些洗涤用品都用完,毛巾用黑都无所谓,然后再喝酒。
三第说了,哎呀,六嫂啊,你可别装,我媳妇儿比你还干净呢,你算啥呀,一个XXX。
是是,只要你洗好你的脸和手,你说啥都行,六嫂不介意。更不介意你媳妇干净不干净,只要你有媳妇那是天大的喜事。可是你啥时候又有媳妇儿了,在哪儿呢,六嫂忍不住又问。
不一会,孙悟空拿着他金箍棒在空中旋舞的声音,比高音喇叭还震耳地从三弟的手机里回响起来,三弟媳还真来电话了,三弟高调地举起他的手机高声谈,“喂,老婆啊,我在六哥家吃饭呢,有鱼有炒菜,还有六嫂做的咸菜挺好吃,六嫂正烙馅饼呢。……”并让六嫂也跟他媳妇儿说说话。六嫂挥手说不,认真严肃的六嫂暂时找不着话题跟陌生人说话的。三弟马上恼火了,“看你就这点智商,我老婆比你聪明多了,她可不是一般人,你算个啥,就知道管我六哥,你还有别的什么能耐,我媳妇现在在外地呢,她过两天回来,我把她领这儿来咱们一起吃饭,别担心,不用你花一分钱,我都会安排好的。”
六嫂无语,接着烙她的馅饼。不巧,三弟刚坐上桌子就大声打个喷嚏,这让洁癖的六嫂无意识地跑过来把菜往外拉一下,虽然这举动早已于事无补。这反而令三弟激怒;“馅饼,包子我天天从饭店拿回来给我们家狗,掰开给它,它都不吃。六嫂你一个月工资还不够我花一天呢,我光手机费一天好几十块钱,你别小瞧人,我告诉你,我不是看人家脸色吃饭的人,我在家是皇上(是自己的皇上,六嫂偷笑),在饭店也是皇上,我在我哥家掀过桌子,在饭店也掀过,我怕谁啊,我有钱,我们家房子顶你们这样的四个楼。我是个老板,老板你都不尊重,你算老几?过年我给我六哥拿两瓶好酒就算了,别的我不管,我再也不来你们家了,我有事叫我六哥过去喝酒就完事,你和孩子老实呆着吧。我今天晚上就给我六哥开个高级房间供他吃喝嫖赌,你管得着吗?”六嫂点头微笑。
屋里,早已烟雾弥漫。三弟的习惯,吃饭等于喝酒,喝酒等于抽烟。一张馅饼,在他碗里一动不动,满盒的烟转眼就没,那可是一个接一个的呀,六嫂最怕的是他这一点,你来家吃喝甚至临走打包或再骂一句都行。就是这个抽烟让人熏眼睛呛嗓子的呀,弄得大冷天的都不得不开窗户。何况他六哥刚戒烟不几天,这简直是让人忍受看着面包饿死的考验吗。
三弟长期以来的宣言或梦话,六嫂早已习惯。刚开始正直善良的六嫂还想拯救他唤醒他,甚至还幻想过给他介绍相当的对象。可是六嫂越努力越无济于事适得其反,越是触动三弟那可怜的自尊或虚荣,因而诱发出更多的胡言乱语,而且让三弟形成了一种对六嫂的高度防备心理。怕六嫂瞧不起他,刺激他,他就先进攻为上策。比如他每次见六嫂就说,哎呀,六嫂胖了,老了,六哥该换新的了……。
西游记主题歌惊天动地地再次响起;“喂,老婆啊,XXXX的,我喝酒呢,跟六嫂吵架呢。行行,那点钱算啥、等你回来的吧,十万八万没问题。”电话又递给一次六嫂,这次六嫂接了,电话那边确实很甜的女生声音,“是嫂子吗,他又喝酒了吗,让他少喝点儿啊,没事嫂子,他很快就回去的,他的话谁还当真啊,你可别跟他一般见识啊嫂子,给你添麻烦了,谢谢嫂子。”六嫂很惊奇,这女子显然就像三弟所说的那样,很聪明,至少比六嫂聪明。
善解人意又热心肠的六嫂不得不又操起心来,刚要说,“一个如此聪明的女人不停地关心和呵护我们的三弟,到底何意?”六哥很快使眼色打住六嫂。意思是,“你面对一个饿汉,告诉他眼前的红烧排骨有毒,有用吗?还不如让他顺其自然地先尝试和享受美味,再去吃药打针解毒。”但三弟临走时,嘴快的六嫂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句,啥时候认识的所谓媳妇,发展到啥程度还比你八年的六嫂都了解你了呢?三弟说,啥程度,该摸的地方都摸了,哎呀,你可别小瞧人,什么女人我没见过呀。哈哈,但愿但愿。
三弟说,家里真有四捆葱,一个自己留,两个给老丈人家,一个给六哥。所以让六哥必须送他一程,以便回来时葱也拿回来了。看人家三弟想的多周到。六嫂说,给你搭车费吧,不要你的葱了,这老远的,为了一捆葱这深更半夜的还横过好几条街。但六哥耳朵软,扛不住三弟的死缠烂打,决定送他去。据说还有别的菜萝卜啥的呢,好像送他一把也很值。
不一会儿六哥真的把一捆葱一个儿大萝卜拿回家了。六嫂笑,“怎么还配送一个萝卜呢,是买一送一吗?”六哥说,“靠,统共才两个萝卜,非让我拿一个儿,还非要让我进屋坐一会儿,唠唠嗑。我出来时好像他的天要塌下来似的,那个不舍啊。快要哭了。”
一捆葱的故事讲完了,可是三弟的故事还远远没讲完。
其实,三弟真的不笨,甚至有些会来事儿。他父母去世十来年他无依无靠,没有稳定的工作和生意,也没打工,更没干违法偷窃的事儿。但他总有吃有喝的,甚至过年过节还给亲戚朋友送点小礼物,比如今天给六哥送一捆葱一样的例子还不少呢。
三弟确实有些聪明,他擅用不到二十块钱的一捆葱来理直气壮地绑住他六哥,使他六哥一晚上不得不围着他转,六哥六嫂远没有这心眼。听说这四捆葱是他一个朋友送他的,六哥六嫂也除了三弟以外没有送秋菜的朋友。
三弟确实有点混社会的本领。除了他谁还敢在人家吃饭还说人家的饭是他们家狗都不吃的呢。更重要的是三弟有个很擅长的“口才”叫反复强调他自己绝不比别人差,甚至混社会混得很有成就。他以为这样就能够保护他敏感的自尊或虚荣,因而会得到别人的尊重。
秋末初冬了,天、越来越冷了,尤其今天是入秋以来的最冷的一天。三弟送完六哥,不知道接着怎么消磨时间的?或是点炉子暖和暖和身子,或是钻到被窝里做他五颜六色的梦?半夜会不会有人敲他的门惊醒他的美梦?墙角里会不会冒出一个老鼠抬头看他熟睡的样又接着觅它的食而爬到他的碗架里?三弟的明天又是怎样的一天?!
三弟家斜对过的酒吧里在唱郑智化的“单身逃亡”;
一个人走向长长的街
一个人走向冷冷的夜
一个人在逃避什么不是别人是自己
一个人在害怕什么不是寒冷是孤寂……
午夜的灯啊拉长了我的身影
往来的过客在雾中看不清
褪色的恋情随着风儿飘零
流浪的脚步何时能停……

共 471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生活在底层没什么本事又极好面子的小人物在作者笔下栩栩如生,他的邋遢,他的自负,他的无赖,他的自以为是仿佛就在眼前,越是一无所有的人越是强调自己的高贵与能力,嚣张的外表包裹着一颗自卑的心,这样的小人物在生活中并不少见,只希望他们早日从五颜六色的美梦中醒来,踏踏实实做点实事。【编辑:瞳若秋水】
1 楼 文友: 2011-10-20 21:0 : 0 夸张自己的能力是因为自卑,自卑是因为内心的无力感,无力是因为生活得太随意太不努力,这样的恶性循环只会让他的嚣张与自卑两极分化得更强烈,无眠的夜晚会不会在大脑里有一刻的清醒呢,但愿明天是一个不同的明天。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2 楼 文友: 2011-10-21 1 : 4:45 感谢赐稿。并欢迎继续向江山视角文艺社团来投稿。视角文艺社团能得到你的支持是整体视角的荣幸。顺问好! 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再接再厉,乘胜前进!
 楼 文友: 2011-10-21 1 : 4:48 感谢赐稿。并欢迎继续向江山视角文艺社团来投稿。视角文艺社团能得到你的支持是整体视角的荣幸。顺问好! 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再接再厉,乘胜前进!
4 楼 文友: 2011-12-0 19:42:21 欣赏朋友的作品,问候! 作品见于《新民晚报》、《羊城晚报》《小小说选刊》《短篇小说》《青年教师》《椰城》《青少年与法》《深圳警察》《燕赵都市报》《北方作家》《做人与处世》《考试与招生》等全国各级报刊!重庆妇科医院咋样
宝宝不消化肚子疼怎么办
妇科千金片作用与功效
长春白斑疯医院
扬州白斑疯医院
吴忠白癜风好的医院
鄂州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三明白斑疯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