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月盾第四十六章关系误判

2020-05-21 01:53: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月盾 第四十六章关系误判

“义军的目的是要推翻马哲尼公国的政权,还是打算把诺奥公国和德拉曼公国一同推翻”

“凡是欺压平民的政权,都会成为我们推翻的目标,”挽马拳师拉兹罗夫双鬓斑白,但是他的肌肉还很强壮,看样子对方在练武方面已经有多年的造诣,“不过马哲尼公国会是第一个,这片生养我们的土地将会成为义军发动革命的据点,直到把三个公国的不公政权全部推翻后,再考虑对付其他国家。”

菲德听到后先是感到有点错愕,然后才意识到对方所说的话并不是在开玩笑,拉兹罗夫已经有一定的岁数,但是却有异于常人的实力,这样的家伙如果想要混出一些养老的钱并不难,他反而愿意投身于义军之中,看来在他之上的领袖也不是简单的人物。

“你也清楚我们正在讨论着一些叛逆的事情吧。”

“当然清楚,但革命总是会流血的,义军里的所有人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为革命献身,即使是我,我也已经想到了假如你突然袭击我,把我杀死的情况。”拉兹罗夫说到这里,他的双手反而变得更加放松了。

菲德:“把你杀死”

“我们义军的组织已经得知你曾经和这个城市的城主会过面,而且方塔城的贵族也给了你们一个铲除我们的价钱,所以对于你现在的立场,义军的首领们还是有所保留的。”

“那你为什么还愿意和我在这里见面,”菲德想过对方会对自己查探一番,但没想到对方会那么坦然地把这些事情像拉家常一样说出来,“莫非说你已经安排好了埋伏”

拉兹罗夫两个肩膀没有动,但摇头的幅度却很大,“不,义军不需要这样做,毕竟这里是我们的地盘,而且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我这次只是单人赴会。”他看了一眼菲德身后的阿娅娜,看样子他不只是观察着佣兵团团长菲德,还有这个把手放在兜里,眼神犀利的少女。

所以这一次来,义军也是有求于自己,打算像那些贵族一样,给自己出价咯菲德心里面这么想,但却装作什么都不懂地说道:“既然知道我们佣兵团已经和城里的贵族见过面,那你们约见我的目的是什么”

“马铃薯佣兵团的名声早已经传到来公国的领地了,而且菲德团长你个人的能力也是众所周知的,要知道你们的佣兵团已经进入了前三十名的佣兵团排名里。”

“什么佣兵团排名”

“在马哲尼公国的密探手中流传着一份大陆佣兵团排名,这份排名是他们根据处于大陆各地的情报消息而编造出来的,那些在大陆里呼风唤雨、实力超群的佣兵团都会在排名的榜单上,而阁下的马铃薯佣兵团也以新人的身份和姿态进入到这份排名榜单里的前三十位,实在是近几年里少见的佣兵团。”拉兹罗夫的话让阿娅娜也感到了兴趣,菲德完全没有听说过关于佣兵团还有排名这一说,不过挽马拳师的话倒是给自己提了一个醒义军里的人也知道马哲尼公国的情报组织一事,说不定那个密探教师的一举一动也在这些义军的掌握之中,毕竟义军的人员大多为平民和村民,自己不得不防。

“我没听说过,也没有人告诉过我。”

“三个公国的佣兵之屋都会获得这份排名,毕竟最富裕的三个国家可都是佣兵团需求量最大的雇主,大家都正在为未来的战争做准备。”

菲德沉默了一下,然后才说:“也就是说”他故意放慢了自己的语速,等对方接话。

“也就是说,像马铃薯佣兵团这样实力不凡的佣兵团,肯定会成为三个公国相互抢夺的资源,我们义军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才希望菲德团长能够通晓大义、站在人民这一边,协助我们义军。”

大义人民这样的词如果用来劝说佣兵的话,肯定会引来普通佣兵们的发笑吧但那些更容易让菲德发笑的贵族嘴脸却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脑海中,这倒是让菲德想继续听下去,看看眼前这个打算为平民谋福利的义军人员有什么想说的。

“阁下曾经和佣兵工会交过手,我可以告诉菲德团长一个情报,”拉兹罗夫又看了阿娅娜一眼,对方丝毫没有回避他的目光,“佣兵工会的工会长就藏身于马哲尼公国,而且他们的大本营也在这里,估计离首都黑沼泽只有极短的距离。”

菲德楞了一下,也就是说,帮罗素报仇的机会就在自己的不远处吗如果拉兹罗夫所说的话是真的,那么来马哲尼公国可真的是选对了。

“虽然我们佣兵团确实与佣兵工会交过手,但我们是对事不对人的佣兵团,”菲德还不能信任对方,能够多套一点话就最好了,“反而是义军的首领们都在敌视着佣兵工会吗还是说,佣兵工会是义军推翻公爵政权的障碍”

这时从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尖锐的女声,“够了拉兹罗夫这种家伙一直在套你话,不就是一个佣兵嘛,不需要告诉这种杂碎那么多,把正事谈完我们就回去”不过她说到最后的那个字时,好像被人捂上了嘴巴一样,发音变得很不标准,而且那个在黑暗之中说话的女人在说完这句话后便没有再发出声音。

阿娅娜第一次露出了这种异样的表情,她没有扭动头部,只是用眼睛和耳朵定位着那个在黑暗之中说话的人,但包括菲德在内,两个人都没有发现有其他人躲在周围,那远处的油灯灯光也在暗示着,这个水井的周围只有他们三个人,并没有其他人。

“刚才那位是”菲德意识到不只有一个女人,可能还有其他人匿藏在他们二人的身边,更重要的是,拉兹罗夫并没有说真话他说他自己是单人赴会。

拉兹罗夫突然伸出双手摆了摆,再笑了笑,“不好意思,我没想到会有同伴跟随我来这里,她们有自己一套方法不让别人发现,不过菲德团长不用担心,她们没有恶意的。”

菲德的一只手已经放在了“噤声”的剑柄顶端,而阿娅娜蜷缩在兜里的双手也拿了出来。阿娅娜都发现不了的人从来没有出现过,即使是圣女歌莉娅那样的魔法师也逃不过阿娅娜敏锐的感官,难道说那个说话的人是躲在地底下的

“不必紧张,我们还是谈回正事吧,”拉兹罗夫好像有点不好意思,“我们义军的首领本以为菲德团长与佣兵工会有过节,而我们也被佣兵工会视为了敌人,所以我们最初的想法是和菲德团长你联手的。我们义军负责推翻公爵政权,而菲德团长你也能顺手解决佣兵工会,这样的共赢合作”

“然而并不是这样,”菲德稍微打断了一下对方,“我们只是一支佣兵团,虽然我们的行事不完全依赖于报酬,但我们也不会做不利于自己的事情。”

拉兹罗夫停止了说话,他注视着菲德的双眼,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们义军一般是不会和佣兵接触的,但考虑到阁下和佣兵工会之间的关系看样子是我们义军误判了,那今晚的见面就到这里结束吧。我们的见面就当是义军与马铃薯佣兵团的首次见面,希望我们下一次再碰到的时候,不会是以敌对的身份再会。”

菲德心中还有诸多疑惑,比如关于维托里奥的事情。但对方看上去并没有停留继续谈下去的意思,菲德也知道自己除了假装对佣兵工会有敌意外,便没有更好的办法去试探更多的情报了。

眼看着拉兹罗夫转身离去,菲德没有挽留,那两个可能匿藏在黑夜之中的义军成员也没有出现在菲德和阿娅娜的视野里。

“我们就这样回去吗”阿娅娜在拉兹罗夫走远后问到。

“说不定还暂时回不去。”菲德隐约发现了不远处的一棵树突然动了一下,刚才那个声音大概就是从那个方位传过来的。只不过菲德的话音刚落,阿娅娜背上的木弓便被她取了下来,搭上了一根无箭头箭支,瞄准着那棵树。

...

...

小孩经常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上饶治疗妇科费用
贵州银屑病医院医生
无锡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郑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吐鲁番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张掖白癜风医院
延安白癜风好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