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神选者游戏 第59章 魅魔新生

2019-10-12 17:42: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选者游戏 第59章 魅魔新生

“黑木真佐子院长,”徐长青以生前的名字称呼女妖,“你应该知道,邪灵图鉴失去主人,封印在其中的你也会消散。”

“我已经了结心愿,”痛苦女妖冷漠地回答,“自然应该回归我主的怀抱。”

徐长青的回答令黑木那绿幽幽的双眼光芒大盛。“作为痛苦女妖,恐怕是不可能,”他诚恳地说,“邪灵图鉴已经流传了一千年,那些邪灵的结局,历史上早有证明。灵力流逝的痛苦会令你发疯,绝望地屠杀所有遇到的活物。你越是强大,支撑的时间越久,疯狂杀戮的程度就越厉害。”

“我可以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静静地等待结束,”黑木环视周围,“比如这里。”

“大批警察正在赶过来,这里很快就会挤满了人,”徐长青看看表,“我们还有大约五分钟。另外,你的理智还能保持大约一个小时。在那之后,你会变成六亲不认的疯狂怪物,眼里只有杀戮。到了那时候,你会尽力去寻找、去屠杀、完全不受控制。”

黑木不答,静默如一尊塑像。徐长青笔直地站立着,坦然和它对视。良久之后,它忽然开口:“那本书未必会承认你。”

“那是我的事情,”徐长青笑得很轻松,“我有信心经受它的考验,也有挑战失败的觉悟。”

“如果成功了,你想用它做什么?”

“我有一个很大的目标,邪灵图鉴不过是途中一个过路石。我不会空口许诺,救济天下苍生那种听起来很伟大的理想

,和我的目标距离遥远。但是我可以承诺,一定公平地对待每一个人。无论他卑微也好,强大也罢,在我的正义面前,一律平等。”

瞪着绿焰燃烧的双眼,女妖的目光像要烧穿徐长青内心。又僵持了一会儿,它突然收剑。“如果你挑战失败,我第一个杀的就是你。”

“多谢。”徐长青微笑着向黑木点头致意。他走到信田身边,踏着血泊,从她尚有体温的臂弯中抽出那本厚书。

两分钟之后,咚咚咚的脚步声从楼梯处传来。夏澄扛着枪,气喘吁吁地跑上二楼。“警察要来了!”她急促地说,“已经看得到车灯,最多还有几公里――”她的话忽然顿住,转为惊讶至极的语气,“天哪,你在做什么?那、那是――”

墨绿鳞片蜥蜴皮封面的大书,此刻正稳妥地躺在徐长青臂弯。痛苦女妖侍立一旁,态度恭谨。信田真理子躺在地板上,双眼大睁,面无血色。一团闪耀着淡淡幽光的影子漂浮在她尸体上空,面目宛然,与信田十二分相似。

此时此刻,那影子正对徐长青说话:“把我也收进书里吧,求求你,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

徐长青一脸严肃:“最后一次提醒你,一定要想清楚了。作为被封印的邪灵永远活下去,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那也比死了好,”信田的影子苦苦哀求,“只要不死,什么都好。”

“好吧,那就姑且试试,看你能点亮书页中哪一尊邪灵。丑话先说到前头,万一不被它承认的话,有可能被吸收掉,”徐长青郑重告诫信田的影子,“那可是彻底的魂飞魄散,想清楚。”

“我……我必须试试。”

既然信田决心已定,徐长青也不再劝说。他托起邪灵图鉴,举到信田的影子面前,然后念了句古怪的话。话音刚落,书页立刻无风自动,哗啦啦地开始翻。它翻到某一页,突然光芒一闪,把信田的影子吸了进去。

夏澄战战兢兢地走过去:“你在干什么?刚才那是信田的鬼魂吗?”

“按通常意义来说,算是吧。”

“那现在呢?”

“现在?”徐长青低头瞧着邪灵图鉴自动翻开的那一页,“女魅魔……这还真是非常贴切。”

三分钟之后,警车鱼贯而至,将农场团团包围。废弃建筑旁简直成了警灯的海洋。放眼望去,一片红白双闪。

巡查部长内海,带着手下关根匆匆走上楼梯。二楼已经站了不少警察。有拍照的,也有做记录的,还有到处搜集指纹等证据的。内海看见地上躺了一个人,心头咯噔一下。他挤进人群,果然看见信田真理子的尸体。被人一剑刺穿左胸,血流得满地都是。

“失踪了那么久,结果还是被杀……”关根义愤填膺,“这么漂亮的妹子也下得去手,徐长青真是个禽兽!”

“酒店死了那么多人,你怎么不说。”旁边有个幌札当地警察嘀咕了一句。

“能一样吗?”关根不依不饶地拉着那警察抬扛,“这位可是美女喔,美女!”

“够了,关根!”内海捂住脸,“你闭嘴,再说下去江户警视厅的脸都要被你丢尽了。”

“是是。”关根讪讪地闭住嘴巴。

内海脸色凝重,皱着眉头自言自语:“先是抢了钻石,然后又一路逃到这个废农庄来,这才杀了信田。为何一定要到这里呢?”

这时旁边有人问:“酒店那边的录像还没好吗?”

另一个人回答:“紧急调来了一部分,但没用。画面上那些人就像在跟空气打,打着打着就倒下去,然后就死了。能看到他们受伤流血,但到底是谁干的,录像上根本看不出来。”

内海插入讨论:“很显然,徐长青掌握了某种超自然力量。”

这话颇得赞同,有人随声附和:“是啊,听说筑紫岛那边也有异能杀人的报告,还有照片。尸体都烧得枯黑了,衣服一点都没坏。”

“世界各地都有一些,”另外一个人小声说,“以前我以为是上的八卦消息而已,没想到……”

内海忽然觉得太阳穴发痛。他摁住前额,叹息一声:“再不抓住徐长青,真想不到他还会弄出多大的事情,唉。”

“可惜啊,这回又来迟了一步!”关根长叹。

警察在当别川附近撒下罗天大,每个路口都有检查点,每个检查点都配备长枪。然而有上杉这个黑客在,天罗地也漏成了筛子。按照他的指点,徐长青和夏澄开车沿着河堤绕了一段,把车藏在某个废弃已久的库房,然后从横跨河面的煤气管道上爬过去。对面有个公车站,两人等了大概五分钟,顺利搭上回幌札市区的深夜公车,沿途无人检查。

至于那支狙击步枪,早在爬煤气管道之前就扔进了河里。当别川河底的淤泥已经积存了许多年,步枪会慢慢地沉到泥底,从此消失。

郑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杭州治疗性病医院
四平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郑州治疗卵巢炎方法
杭州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