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充分考虑资源和规模之外的因素

2019-11-21 19:04: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充分考虑资源和规模之外的因素

我国是世界第一大磷肥消费国,10年前我国磷肥主要依靠进口来解决。现在经过快速发展,我国磷肥工业已经形成较完整的工业布局,能够基本满足我国农业对磷肥的需要。但因为我国磷肥工业集中度不高,企业规模小,布局分散,虽然作为行业总体在国内市场竞争力较强,但企业的竞争力不足。这就为我国在资源富集地区建设大规模磷复肥基地提供了依据。 目前,云贵两省都大规模建设了实物总量300万吨以上水平的磷复肥企业,湖北宜昌地区也在通过多方投资形成总量近400万吨实物量的磷复肥基地。这些基地的建设都有其合理性。但有关专家在评论这几个基地时认为,我国富磷省份在发展磷复肥基地时应该考虑多重因素,不宜盲目求大。 一、考虑环境保护,规模应当适度。一位国企老总在资源省份买矿山,以期解决原料问题,但却被当地政府要求投资建设大中型磷复肥项目。他表示愿意投资做别的行业,不愿意做磷肥,因为当地是旅游胜地,大量建设磷复肥装置不利其发展。事实上,云南磷资源主要集中在昆明附近,宜昌是三峡所在地,贵州的环境状况较好,都是应该特别注重环保的地方。而磷肥行业的磷石膏污染较难治理,目前可行的办法是生产水泥,但水泥在我国已经过剩,而且这几个地区建筑业不很旺盛,外运困难,发展水泥不是个好思路。所以,这些地区的磷复肥发展不应无限做大。 二、资源要保护,要图长远发展,不宜吃光榨尽。专家估计,我国高品位磷矿按目前的消耗水平还可用14年左右,就算节约用也仅够用20年。中低品位矿还可用近百年。而这几个基地建设基本定位在高品位矿和中品位矿结合。因此专家建议,这几个基地应多考虑为国家和以后农业的需要保留一些高品位磷资源。即使从企业自身考虑,投资数十亿上百亿元建设了生产装置,也不能只使用10年20年就丢弃不用,何况还有工人安置等问题。 三、运输肥料不一定比运输矿石更方便。在资源富集地区建设磷复肥基地的另一个根据是向外运输磷矿量大,而做成肥料量小。但应该考虑的是,肥料消费是集中在春秋两个季节,运输也集中在这两季,这对云贵鄂来说可能比拉开时间向外运输磷矿更难。在目前云贵两省肥料年产量300多万吨的情况下,人们经常听到运不出去的消息,那么在三大基地建成,产量达到900万吨的时候集中外运还能想象吗?还有,同样是运输到东北市场,云贵的企业与山东、江苏的企业相比,除运输距离不同外,对市场的灵敏度不同也会带来很大的效益差别。 四、资源优势是相对的,只是磷资源富集并不等同于资源优势。这些磷资源集中的省份恰恰不是磷肥生产另一个重要资源硫的富集省份,虽然新建的硫酸装置多用进口硫磺,但仍然有可能遭到资源限制。这些年来硫磺价格猛涨就威胁着我国硫酸工业。沿海省份建设硫酸装置还可以从余热发电中得到利润,而且其硫磺进口有运输上的优势,而云贵鄂三省在从电力上得到补偿利润和进口硫磺的运输上都不占优势。再加上生产复合肥所需的钾肥需要进口,使云贵鄂的企业又在运输上较沿海省份的企业输了一阵。 五、肥料市场的起伏会使经济脆弱的西部省份发生财政危机,威胁社会稳定。肥料市场在中国遵循着一定的规律,在低谷时,巨大的云贵鄂基地会因规模而受到更多的影响。而且考虑到我国局部市场对一些企业和品牌的认同,在低谷时最困难的将是远方的企业,销售会困难,回款也会困难。把大部分财力都投到磷复肥行业的省份,对磷复肥行业的经济依赖程度必高,发生财政危机的可能性也高。如果造成停产,就业压力、社会稳定的压力也会加大。 六、要充分考虑到磷矿资源外调的可能。由于历史原因,我国磷复肥工业的布局是分散的。不管其合理性如何,形成了的格局想打破也有难度。何况这些企业也有着一些优势,完全可以与云贵鄂的企业一争高下。如此,国家也不会让它们处于严重“饥饿”状态,势必会在它们得不到磷资源保证时进行宏观调控。从法律上讲,磷矿资源是国有的、全民的,对其开发使用不可能完全由资源所在省份说了算。如果上装置时只考虑本省拥有多少资源,那么很可能会给后来运行带来被动。(来源:中国化工报)

甘肃专治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昆明哪的妇科医院较好
陕西治疗牛皮癣医院
艾玛周末做产前检查的医院
长春牛皮癣医院地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