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风鬼传说 第717章 误撞

2019-10-12 19:35: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鬼传说 第717章 误撞

从要塞里冲出来的果然是贝萨的重装骑兵。足足有上千骑之多,人们的身上都穿着两层的重甲,在外面厚重的板甲上,烙印上醒目的标志,是十字架上挂着盾牌的图案。

看罢,孟广的眼睛顿时间瞪得浑圆,脱口说道:“是圣殿骑士!贝萨王室的重装骑兵兵团!”

贝萨王室的兵团?!上官秀心头顿是一动,自己该不会误打误撞,恰好碰上了西城防线的核心了吧?

据说西城防线的主将是贝萨的财政大臣威尔?普洛斯,而他又是彼得国王的弟弟,属根正苗红的王室核心成员。

想到这里,上官秀精神为之大振,对周围的众人大声喝道:“杀光所有敌军!攻入要塞,不可放跑一名敌人!”他话音还未落,风军兵卒已展开火铳齐射。

嘭、嘭、嘭!火铳的爆响声持续响起,即便是近距离的射击,火铳的弹丸也打不穿贝萨重装骑兵身上的两层重甲,不过他们胯下的战马却挡不住弹丸的劲射,中弹的战马嘶吼着纷纷倒地,马的骑士摔滚下来。

而重装骑兵一旦失去了战马,那和废物没什么两样,他们身上的两层重甲实在太沉重,人躺在地上,好半晌都爬不起来,就算勉强站起,也难以移动,如同一根根在原地扎了根的木头桩子。heiyaп

在对宁南的一次战争当中,风国的重装骑兵军团被彻底打垮,之后便再未重新组建重装骑兵军团,这不是没有原因的,冷兵器时代,重装骑兵就如同装甲部队一般的存在,向前推进时,锐不可当,而现在已是火器的时代,移动缓慢又异常笨重的重装骑兵,在战场上已难以生存。

现在的情况正是如此,风军这边只有一千来人,而贝萨的重装骑兵也是一千余骑,兵力相当的情况下,骑兵对阵步兵,骑兵应占有绝对的优势才对。

可现场的情况却恰恰相反,风军且战且退,士卒们边快速后撤边装弹射击,对面移动缓慢的重装骑兵,简直成了移动的肉靶子,接连不断的摔下战马。

如同此时把重装骑兵换成轻骑兵,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上千的轻骑只需一轮骑兵冲阵,便足可以把上千的火铳步兵冲个七零八落,伤亡大半。

双方交战的时间不长,已有数百名重装骑兵掉下战马,丧失了战斗能力。见状,上官秀手持灵刀,向前一挥,大声喝道:“冲杀敌军!”

“吼――”众风军齐齐呐喊一声,不再后退,开始了向贝萨骑兵反扑过去。上官秀一马当先,冲到重装骑兵近前,迎面一杆长枪猛刺过来,上官秀凌空跃起,人在空中,横扫一刀,咔嚓,刀光在重装骑兵的脖颈处一闪而过,硕大的人头滚落掉地。上官秀顺势一脚,踹下无头的尸体,他自己落到战马的马背上。他抓起缰绳,拨转马头,向众多的贝萨骑兵催马而去。

又有十数名贝萨骑兵向他迎面而来,上官秀的灵刀向外一挥,灵乱?极施放出去,只见漫天的灵刃刮在重装骑兵身上,在他们的板甲上划出一道道的火星子。

前面的几名重装骑兵,身上的双层重甲都被风刃撕碎,人也当场毙命,后面的几名骑兵受到风刃攻击的强度较小,风刃虽未能撕碎他们身上的重甲,但人也被风刃撞下了战马。

落马的重装骑兵,还在地上奋力的挣扎,扭动着,想从地上爬起,但随后冲杀上来的风兵们把他们纷纷围在当中,铳剑顺着重甲的缝隙,乱捅乱刺,在一声声的惨叫当中,坠马的重装骑兵连站起身形继续作战的机会都没有,便被蜂拥而至的风兵活生生刺成了马蜂窝。

上官秀一路冲杀,由重装骑兵的阵头,一直杀到阵尾,一走一过之间,也数不清楚有多少的重装骑兵死在他的刀口下。

他没有再回头继续冲杀重装骑兵,而是直奔要塞的大门冲了过去。

要塞的土墙上站有不少的贝萨军守卫,看到有名风兵催马冲杀过来,人们纷纷端起火铳,向上官秀集火射击。

当上官秀催马冲到要塞近前的时候,他的胯下战马身中数十弹,轰然倒地。

上官秀深吸口气,身形腾空而起,一对双翼在他的背后展开,他整个人腾飞的空中,转瞬之间,便落到了要塞的土墙上。

周围的贝萨军吓得纷纷惊叫出声,人们急忙扔掉火铳,抽出肋下的佩剑,向上官秀围攻过去。

只不过他们还没冲杀到上官秀的近前,人群中持续传出惨叫声,几名身披黑色灵铠的暗系修灵者,如同鬼魅一般凭空出现在贝萨军的人群里,随着黑漆漆的灵刀横扫出去,周围的贝萨兵纷纷倒地。

上官秀嘴角扬起,大喝一声:“让!”说话之间,灵乱?极再次施放,人群中的暗系修灵者化成一股股的黑雾,消失不见,席卷而来的风刃刮进贝萨军的人群里,血雾腾空,惨叫声连成一片

等风刃刮过去后,刚才消失不见了的暗系修灵者们,又纷纷在土墙上重新现身,提着灵刀,对周围的贝萨军疯狂砍杀。

就在双方打的不可开交之时,要塞内突然传出一声刺耳枪响,一名暗系修灵者脖侧中弹,灵弹从他脖颈的另一侧飞了出去,同时带出一道血箭。

那名暗系修灵者手捂着脖颈的伤口,单膝跪地,周围的贝萨军见状,一拥而上,他以灵刀支地,还想站起身继续战斗,但不管他怎么用力,就是站不起来了,鲜血顺着他脖颈两侧的弹洞,汩汩流淌出来。

贝萨兵围在他的周围,长剑齐聚,向他刺了过去,剑锋穿过灵铠的缝隙,深深刺入他的体内。

只转眼的工夫,这名暗系修灵者便被贝萨军刺得不成人形。也就在这时,要塞内又是一声枪响,又有一名暗系修灵者应声而倒。

上官秀紧咬着牙关,寻声望去,只见要塞内,两座营帐中间站着一名灵枪射手,他手中的灵火枪还在冒着股股的青烟。上官秀怒吼一声,直接跳下土墙,进入要塞里,直奔那名灵枪射手而去。

未等他到近前,灵枪射手对准他的身形,就是一枪。上官秀早有防备,身形就地翻滚,将迎面飞射过来的灵弹闪躲开,当他快要冲到灵枪射手近前的时候,由两边的营帐中,各窜出两名贝萨修灵者,四个人,四把灵剑,一并向他刺了过去。

上官秀对两旁刺来的灵剑不躲不避,只是前冲的身形突然加速,施展出快的令人咋舌的风影决。

四把灵剑的剑尖,全是擦着他身上的灵铠掠过,在他的灵铠上,硬生生的划出四条长长的划痕。

而上官秀则是在那名灵枪射手的身边一闪而过,同时,一道狭长的刀光也在灵枪射手的脖颈处扫了过去。

噗通!先是灵枪射手的人头从肩膀上滚落下来,紧接着,无头的尸体直挺挺地翻倒在地。

四名贝萨修灵者见状,无不是又惊又怒,四人齐齐大吼一声,纷纷施放出灵武技能。

上官秀也不躲避,他双手持刀,由下而上的挑起,一面巨大的风墙在他面前升起,四名修灵者施放的技能打在风墙上,顺着风墙向上的吹力,全部被刮上高空。

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上官秀持刀冲到他们近前,连续攻出二十余刀。

其中两名修灵者闪躲不及,身上各被划开五六条血口子,惨叫着扑倒在血泊之中,另两人闪躲较快,侥幸逃过了上官秀的抢攻。

上官秀不依不饶,还要继续追击,猛然间,就听身侧嘭嘭又传来两声枪响,两颗急速摩擦空气而变得灼热的灵弹向他飞射过来。

要塞里还有灵枪射手,而且还不止一个!上官秀来不及细想,把灵刀横在自己的胸前。

啪、啪!两颗灵弹,同时击中灵刀的刀面,随着两声脆响,灵刀碎成了雪片,上官秀不再理会那两名逃脱的修灵者,身形一转,直奔那两名新出现的灵枪射手冲了过去。

那两名灵枪射手反应也快,对准迎面冲来的上官秀,各自又开了一枪。

嘭、嘭!两颗射出膛口的灵弹,分击上官秀的左右胸膛。他背后的双翼先是把他的身子包裹住,等灵弹马上要近身的瞬间,双翼全力向外展开。

啪啪!展开的双翼和飞射过来的灵弹碰撞在一起,双翼同被灵弹打穿,不过受双翼的拍打之力,灵弹也随之改变的方向,射向上官秀的左右肩头。啪、啪!随着两声脆响,上官秀双肩处的灵铠各被打掉了一块,险些伤到双肩的皮肉。

不给对方再开第三枪的机会,上官秀施展风影决,一瞬间出现在二人之间,他双臂前探,狠狠扣住二人的喉咙,紧接着,他抓着二人的脖颈,腾空而起,他一直飞起十多米高,身子才悬停在高空中。

再看那两名灵枪射手,体内的灵气被他吸食个精光,身上的灵铠已然消散,随着上官秀双掌一松,没有灵铠保护的两人,从十多米的高空中坠落下来,嘭嘭两声重物砸地的闷响,二人同是摔在地上,身子只抽搐了几下,再没有了动静。

上官秀向下俯视,要塞的营帐中又窜出来许多的贝萨修灵者,有些修灵者已与攻杀过来的影旗人员战到一处。

一座小小的要塞,里面不仅住有直属王室的重装骑兵,还有大批的贝萨军兵卒,以及如此众多的修灵者、灵枪射手,上官秀现在可以百分百的断定,这座要塞,就是西城主将的指挥中心,说白了,这里就是西城守军的中军帐。

本书,请勿转载!

【本文字由破晓更新组提供】

周口白癜病医院
呼伦贝尔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三亚性病医院哪家好
周口白癜风
呼伦贝尔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