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局长称城管被妖魔化媒体弥合官民对话鸿沟

2019-06-09 09:25: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孩咽喉痛怎么样好得快
儿童治疗干咳最好的方法
宝宝发热手脚冰凉

近日,广州市城管委主任、市城管执法局局长危伟汉接受南方采访,表达了他对城管被“妖魔化”的看法:“在众多城管‘打人’或‘被打’事件中,民间舆论与官方舆论明显呈两极分化,公众几乎是一边倒地支持代表弱势一方的小贩,哪怕是城管被小贩砍得几乎丧命,民众也对小贩持同情态度,可见代表政府的城管在市民心目中的形象已‘被妖魔化’,‘城管’这个词已经被络‘污名化’,成为土匪、强盗、坏人的代名词。这除了有工作人员存在执法过当、语言欠妥、行为粗暴等原因,更是因为长期社会矛盾形成的积怨无处发泄,民众的矛头虽然指向城管,但发泄的是对政府、对社会的不满和怨气。”

这段话值得全文照录,因为这位局长先生讲得确实公允,既无溢美,也无隐恶,还是讲出了一些实情的。如果认为这既有辩护又有反思的态度算是不偏不倚的话,那么,形成这一局面的原因便值得克服立场先行的思想惰性,好好探究一番了。

在今天的都市生活中,规模化的城镇化之后,就面临着便利和市容整洁的矛盾。随着广州城中村的改造,在市中心,已经甚少再看见“石牌村”那样的低廉生活区了。但城市新移民们对便利和廉价的生活需求并不会随着城中村而消失。有需求的地方,就有供应,于是,诞生了大量的小贩。他们或占据天桥,或临街占道,或穿行于地铁,总是,人流密集之处,必有小摊小贩的身影。

如何管理这些流动性极强的摊贩,的确是城市化进程中新的项目:它不同于过去乡村社会自给自足的小作坊小市场模式,它的确挑战着城市规模化程序化管理的固有套路。如果彻底不管,放任自流,那么,由于城市不同于乡村的熟人社会,小摊小贩难以规范自己,的确可能在方便部分人的同时又影响了另一些人的日常生活。谁都想下楼几步路就可以吃上几串烧烤,一碗夜粥,但是,谁都不想自己的卧室窗户被楼下的摊贩们烟熏火燎地烤着。因此,小贩与市民之间既爱又恨的矛盾是客观存在着的。

而小贩与城管,则被舆论普遍塑造成为天敌,类似老鼠与猫的故事。如危伟汉局长所言,既有执法过当,行为粗暴等原因,也有社会积怨累积的因素。另外,可能更为直观的原因就是,城管是少数需要当街“办案”的单位,然而,它又不是警察,缺乏警察的法律权威和行为规范,因此,城管成为了一个尴尬的机构,也成为了民众得以直接发泄不满情绪的执法形象代表。

一个值得欣慰的现象是,我发现危伟汉局长接受采访时的谈话风格乃至论述内容,其理念到实际操作方向,已经与多数批评城管的民众、专家平时所述极为相近了。在这个互联时代,官民之间的话语鸿沟已经快速被信息的共享弥合着了。我尤其惊讶于这位局长先生对台湾经验的侃侃而谈,这一丰富的视野和开放性的思路,和公共空间里的意见领袖、专家提供的城市治理方略并无根本性差异了。那么,剩下的恐怕就是如何更好地启动官民协同治理的机制,将现有困境与城市治理的具体规划整合起来,谋求可操作的执法细则。

当然,我很同意危伟汉局长所言的,台湾“灯光夜市”的经验无法完全照搬。中国面临着极为严峻的流动人口管理,这也是当前为何一再提及城镇化进程未来方向应该在于人的城市化,而非基础建设的“大干快上”的原因,也就是说,只有当小摊小贩融入城市生活,成为我们的市民社会的一员时,他们在便民的同时,也会更加自觉地避免扰民——不要忽略了“身份认同”对公民素养的潜在影响和重要作用。

(彭晓芸 作者为媒体人)

时尚吧台椅怎么选
水龙头身陷“重金属门” 涉事产品仍在售
结婚邀请语大全2017 邀请亲友一起见证你们的幸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