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谁捅了互联网服务业数据造假的马蜂窝

2020-11-20 19:43: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谁捅了互联网服务业数据造假的“马蜂窝” 10月20日,自人丁子荃在“小声比比”微信号发表了一篇《独家估值175亿的马蜂窝竟是一座僵尸和水军构成的鬼城?》微文,一时间“一石激起千层浪”。  作者在其微文内表示,通过乎睿数据提供的数据分析,论证出马蜂窝旅游网(以下称马蜂窝)上有7000多个抄袭账号,合计抄袭572万条餐饮点评、1221万条酒店点评,几乎占到其官网声称总点评数的85%。  两日后,另一方当事者马蜂窝才对外发表了一则声明作为回应。声明中称,平台已对全网数据进行核查,查处了涉嫌虚假的信息。并称点评仅占平台全部UGC内容的2.91%,涉嫌虚假点评的账号数量在整体用户中也占比甚微。不仅如此,当日下午,马蜂窝还对丁子荃以及技术提供方乎睿数据团队以名誉侵权向市朝阳区立案,并获受理。  由于事发的时间节点临近马蜂窝新一轮融资,因此虽然文章作者丁子荃公开声明此次“捅马蜂窝”的行为仅仅是源于一个偶然,但整个事件的论味道却十分浓郁。有记者就此事接触了多位旅游业内人士以及马蜂窝方面的人士,他们都此事绝非偶然,强调“一定有幕后”,认为“这是一次有组织的恶意行为”。  10月23日,马蜂窝联合创始人陈罡在“圣地巡礼”活动的发布会上也公开表示,对于此次数据造假问题“过于夸大”。他还进一步辩解道,马蜂窝在餐饮等点评数据方面确实存在部分问题,但实际上远远没有那篇将其引入漩涡的文章所描述的那样严重。  陈罡表示,马蜂窝已开始对相关问题进行整改,并重新梳理工作流程,堵住漏洞。但对相关表述中涉及大量明显“”行为,我们将交由法律判定。“马蜂窝成立8年来,以攻略和游记起家,是用户和我们一起构建了一个活跃的社区,我们非常珍视这些努力。作为一家年轻的创业公司,企业在成长过程中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们也有很多需要不断学习和改进的地方。我们欢迎的善意监督和。”  非常有趣的是,早在2014年,陈罡本人就曾在微博上公开炮轰去哪儿网的虚假评论,认为去哪儿的刷点评行为已经到了行业诚信的根基。当时,陈罡在微博写道:撺掇别人写“正面评价”,这种用户的做法并不明智。我认为只有真实评价才能帮到用户,这也是你我事业的根基。  现如今,真实评价才能帮到用户的马蜂窝却因为数据造假一事迅速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更为严重的是,马蜂窝将大量的用户评价看作是自己的根基和核心竞争力,毕竟,这家公司起步于旅游社区并一直围绕平台上的用户原创内容(User Generated Content,UGC)展开商业模式的探索。所以,“数据造假”四个字对于马蜂窝来说,无异于是。  不过,也有很多旅游及互联网相关从业者坦言对此事的看法,称爬虫互扒点评数据在业内是普遍现象,且不仅仅只有马蜂窝一家这么做。“点评数据造假确实是一种现象,特别是一些新的平台启动初期,几乎只能靠这样的方式来打开局面。”一位与马蜂窝有业务合作的旅业供应商曾这样对解释。  事实上,旅业一直是数据造假的重灾区,此前就有自连续发文揭露行业内有话语权的人(Key Opinion Leader,KOL)通过刷点击量和转发、点赞等方式提升自己原创内容的数据,并以此从合作的景点、酒店以及航空公司等旅业上下游供应商处获利的行为。  甚至还有人专门撰文如何将一个社交账号从零开始通过与互联网“产业分工合作”打造成有深刻影响力的ID,从而在各种营销活动以及相关广告中获得收益。“早期只需要很低的成本就能制造出‘网红’,接一个广告单子基本就能回本。”当事者在文中这样评价。  更有甚者,在这样的风气影响之下,一些原本做内容,花大量和经历,靠真实体验成为KOL的从业者也,慢慢地被卷入到数据造假的操作中。按照一位曾经靠“刷数据”成为旅游网红的说法:“当大家都在刷数据的时候,你如果不刷,那很快就会被淘汰,内容做得再好没有好看的数据帮衬也很难显出来,这就是大部分人都‘下水’的原因。”  其实,雇用“水军”刷好评、爬虫抓取、抄袭的事情不只发生在在线旅业,而已经成了互联网服务全行业的“潜规则”。  2018年7月,小红书的微博就曾大众点评上出现了大量未经授权的小红书账户及其内容,最终大众点评对这些内容进行排查并全部清理下线;英国消费者团体“Which?”也曾发布报告称在脸书(Facebook)上发现了多个小组,以免费赠送或打折销售产品为交换条件,请顾客在亚马逊网站上留评论,并提到“有时他们还提供激励”。  今年早些时候,央视也曾报道过影视行业数据造假的事件,内容显示爱奇艺网起诉了杭州一家视频刷量公司,认为该公司短时间内提高特定视频内容访问量的行为其权益,构成了不正当竞争;而在内容创业领域,一次微信的技术升级,有导致此前刷流量的KOL账号突然之间阅读量“裸奔”,大量原本篇篇数十万阅读量的微信号,被显示阅读量只有寥寥数千而已;对于处于初创期的中小平台,选择评论、流量造假以吸引融资或引入流量更是比较常见的行为。  当然,这一切都源于互联网的流量思维。当初始流量累积到一定阶段,就能产生随后接连不断的指数级增长,最终形成头部效应;加之以流量为核心的互联网服务产品同业也受到了资本追捧。所以,纵观下来,刷量现象可牵涉到产品运营方、投资机构、流量平台、广告主、用户等多方利益。毕竟,有需求就一定会诞生买卖。  几年前,澎湃新闻一篇《一名网络水军的日常》的文章就曾深度了互联网服务产业中的造假规则。文章提到,网络“水军”分为不同的圈子,有的面向企业,有的面向,有的专门为明星推广,稍大些的水军团队还需要设计、策划等职位,专做业务公关。比如淘宝平台,“水军”的主要任务是负责“刷单”,当然也有写评论、做评测的,普通稿酬约为千字一两百元或是一篇两三百元,专业评测稿费则贵两到三倍。  从需求面来看,“水军”主要负责帮助企业、等完成营销任务。在营销领域,特别是互联网、广告、公关等行业,数据造假更是由来已久。从广告主、品牌方、各层代理商中间商、从事数据造假的团队到投放平台,围绕在互联网相关服务行业周围,靠数据“刷量”已经衍生出了一条庞杂、完整的“地下”黑色产业链。  本次的马蜂窝事件发生后,的报道中表示,马蜂窝的点评和游记等存在着巨大的造假利益链,淘宝上有店铺专门出售全新马蜂窝账号,还有店铺为商家提供马蜂窝的点评和游记的推广功能。除此之外,携程、途牛、穷游、去哪儿网等各大旅游网站都存在可“做活儿”的店铺,能够提供热门游记、商家排名等多项服务。简单的推广游记一篇只需50元,而热门游记和排名则按月付费,行情是800元/月。  可是,当互联网服务产品长期在虚假数据之下,终究难免会引发“劣币良币”效应。除了给用户和投资方带来负面影响,其产品实际的商业率也会随之降低。特别是一旦被揭露存在出数据造假的现象,对于企业品牌的信誉度和估值都会大打折扣。  对此,有分析人士认为,互联网服务业可以有效弥合电子商务与实体店间的鸿沟,它让顾客和商家都能接触到更加广泛的受众,但重要的是如何让这一过程正确、有效地进行。  有法律方面的专家表示,点评类的用户数据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大数据”概念,因为它不属于用户的个人信息,或是反映用户自身特性、行为偏好相关的信息,而是用户对于所见所闻的一些简短评价。  虽然有人认为这些评价属于著作权的范畴,因而相关应该归属于用户。但一部分法律专业人士并不认同这种看法,简短评价本身很难具备著作权法上要求的独创性,而且作为作品进行的文学艺术价值不大,难以发生经济层面的纠纷。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现行法律无法制约互联网服务业的造假行为。尽管马蜂窝与丁子荃、乎睿数据的争执依然未有,具体将有待双方开庭时公布。可是法律专家蔡湘南在接受《法制日报》采访时透露,如果“数据造假”的行为被坐实,平台方可能涉嫌侵权以及不正当竞争。而从公司角度来看,如果平台提供了虚假的数据,导致投资公司因为其虚假数据,做出错误判断,对其进行投资,可能在民事上涉嫌“欺诈”,有可能导致其投资合同“撤销”,其自身运营发展也将受到很大影响。  例如,在大众点评诉爱帮网的判例中,判决法院便认为,大众点评对用户数据的收集整理付出了劳动,应该享有权益。而靠自动抓取获得这些数据的一方是典型的不劳而获和搭便车行为,在法律上构成不正当竞争。这个判例对于马蜂窝事件而言就很有参考价值。一方面,法院认定用户点评数据的收集方对这些数据是享有权益的,另外一方面,法院否定了“搬运”这些数据行为的性。  另外,也有专家认为可以通过具体的消费型事件来对个别案例进行判决。根据消费者权益保第八条,消费者享有知悉商品(服务)的真实情况的。蚂蜂窝提供的服务,可以理解为向用户提供旅游点评信息服务,供用户作出旅游出行决策。而“搬运”来的点评数据,显然大大削弱了点评信息服务的真实性,从而对消费者构成变相的欺诈。  此外,还可以以广告上的虚假宣传来作为案件审判的切入点。马蜂窝的官网上提供了诸多统计数据,其中一条是说自己拥有2100万条真实点评,这些宣传性的文案由于具有商品推介性质,可以被认定为商业广告,而如果无法证明其中数据的真实性,涉嫌构成《广告法》意义上的虚假宣传。  但总的来说,实现从现行的法律条文上建立起一套对互联网服务业有效的防范纠错和应对处置机制这一目标,依然任重道远。中国互联网协会研究中心秘书长吴沈括认为,“数据造假行为的治理应该是一个多主体、多元化、综合规制的过程。”  要想最大限度地杜绝这类不良行为,首先应该明确各个主体的权责,鼓励各方积极承担相关责任,比如立法部门应尽快填补法律在这一方面规制的空白;其次,执法部门也应当革新监管方式,加大处罚力度,可采取设立“”、违规主体等形式,为行业的发展划定一条原则红线。  相较于在互联网服务业数据造假行为中,没有明确适用的法律条文,有业内人士呼吁应该由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大平台,率先相互协调出一套相关的行业规范或许更能在技术层面上遏制这类行为的发生,特别是互联网服务业极速发展的今天。  不少从业人还抱怨,现行平台的外接商铺基准缺乏公平,甚至可以说已经过时。比如,对新接入平台的店家或账号来说,在短时间内提升搜索度、关注度、好评度本身就困难重重,想要取得上位的名次,除了靠黑色产业链来刷别无他法。  因此,有人采取阶梯式评价就是不错的办法。这就类似于体制内员工的职称制度,靠时间、能力等度基准来评价。在一定时间内会存在一个无法突破的关注度、信用度的上限,而上限的解锁除了评价本身还应该有一个中等量度的时间作为门槛儿。并且,每一个评价阶梯内部都生成一个的排名,不同阶梯同样排名的店家或ID应该获得同样的搜索优先度,这样就能从技术层面上最大限度地业界的良性竞争以及公平性,还能从一定程度上削减原有信用评价体系中漏洞被恶用的频度。  其实,作为互联网服务业最后的——移动支付平台已经有了类似的尝试。比如阿里的蚂蚁金服,以及花呗在个人信贷额度上,就采用了类似的评价基准。当然,这些评价标准在银行体系中,已经使用了多年,且被证明在防控个人信贷风险上是切实有效的。  所以,不妨换一种思,以其他行业中行之有效的评价体系经验作为参考,改变互联网服务业现有的单靠数字这一一元评价体系,转而制定一套更为多元化,更加公平合理的评价基准,从根儿上拔掉黑色产业的刚性需求或许才是避免互联网服务业数据造假行为泛滥的真正救赎。  在此基础上,建立一套互联网服务行业的业界规范作为“亡羊补牢”的最后屏障。包含对涉事网站、APP、店家、ID进行行业内相互通报、自主规制等有意义的制度尝试,既符合平台、优质商铺、消费者三方的切实利益,又符合诚信中国这一大的价值观。如果这样的业界规范真的能够建立,其必将会成为中国社会整体诚信体系建设的有效实践。  权重提至20%!5500亿增量外资即将入场?A股对“老外”吸引力远超MSCI预期 创业板已被多资金看好  “中字头”券商竟然也要裁员!过半券商IPO业务颗粒无收 还有人要从投行跳槽到四大  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该信息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据此操作,风险自担。云浮治疗白癜风重点医院
云浮治疗白癜风较好医院
云浮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
云浮有没有医院治疗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