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战国第五百二十七章老狐狸

2020-01-24 22:46: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国 第五百二十七章:老狐狸

囚室中光线昏暗,不过好在外面有探照灯之类的聚光灯,所以才时不时的有白光从东方子炎面前的小窗户照进来,有时照在东方子炎的脸上,强光刺眼,但他却丝毫没有反应。请大家看最全!

尽管被困在了这个是非之地,但好在东方子炎没有感到太绝望,经历的磨难多了,他也就变得宠辱不惊了,但他很担心,担心人族的安危,还有其他人的安危,他知道上官元疾真的不会管他和罗喉的事情,所以罗喉?危入侵人族的事情应该就没人能阻止了。

被关到这个叫布鲁吉斯的旧军事小镇已经有三天了,其间没有一个人进入这个囚室,也没有人对他用刑,果真如上官元疾说的那样,他只是被软禁在此,东方子炎他的魄被龙兰晶锁链封锁,各大经脉也被金针所封,根本无法向卢法斯或莱茵等人发出施救信号,但他很清楚,中立者联盟的诸人见他久久没有归来,一定会设法前来寻找他,他想可能此时此刻就已经有伙伴潜伏在了这旧军事小镇的附近了。

但已经三天了,三天的时间里会发生什么呢?东方子炎想,这三天里也许人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了,也许罗喉已经到了帝都完成了破界的计划,无数同伴会在这场入侵当中丧命;但也许罗喉还没有行动,而是在筹备和筹划当中,因为他也是个心思缜密的人,不会在做了决定的短时间内就去执行,但无论罗喉行动与否,东方子炎他呆在这里都只会让局面继续变得恶化下去。

就在这时,东方子炎听到囚室的铁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在黑暗中呆了三天,这三天里东方子炎只靠自己的听觉来观察外面的动静,每次有看守的魔人从外面经过换岗他都能听得出来,但现在这个点不是换岗的时间,于是他马上猜到可能有人要进来找他谈话了,很有可能就是上官元疾说的留守在此的“梦魇之王”哈迪斯。

东方子炎慢慢闭上了眼,叹了口气,虽然他跟哈迪斯没打过交道,但他曾经在上官元疾、独孤协、独孤霸等人口中听说过哈迪斯的事情,他深知哈迪斯不是个容易纠缠的主儿,而且这家伙生性喜怒无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想出一个怪主意来折磨你,让你浑身不自在。

果不其然,铁门被人推开,进来的人果真是哈迪斯。

哈迪斯依旧身着华贵整洁的黑色礼服,穿着锃光瓦亮的皮鞋,戴着白色手套,胳膊肘下夹着黑色雨伞,与之前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脸上多了一个单片金丝眼镜,看起来更加文质彬彬,他衣着像是个走错了场合的上流社会贵族青年,一点儿也不像是个黑石魔族残忍的魔神。

“闻名不如见面,早就听别人说过东方子炎是个不同凡响的年轻人,可一直没有机会跟你见面,今天总算是见到了……”哈迪斯淡淡的说道,然后拖出一把椅子,放到了东方子炎面前五米外,然后将雨伞挂到了椅背上,慢慢的坐了下来,“我是专门来找你聊聊的,不介意的话我们开始随便聊聊吧,聊聊关于你的事情。”

“梦魇之王,久仰大名啊,不过我现在被捆在这十字架上,而阁下却安然坐在椅子上,似乎有些不合情理啊。”东方子炎浅浅一笑的说道,他现在全身酸麻,双手已经被龙兰晶锁链勒的伤痕累累了。

“的确有些不合乎情理,但将你束缚在这十字架上,这是主上的意思,如果我说了算的话,我一定会请你下来,然后那我们一边喝茶,一边聊一聊,”哈迪斯眯眼笑着说道,随后,他脸上的表情猛然一变,又开口说道:“主上说了,你跟路西法、奥丁卢法斯、圣凰等人一样,都是最高层次的‘威胁品’,不能不防备你,你就多担待吧。”

“真是推诿的托词,不过我现在身不由己,你想怎样就怎样吧。”东方子炎凝然一笑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客气了,你虽然是囚犯,但主上特别交代不能让你受委屈,所以刚才我才那么问你,不过……接下来就是正式的质问了,请见谅。”哈迪斯双手交合,然后一本正经的问道,“说出你的姓名。”

东方子炎一怔,然后闭了闭眼才说道:“东方子炎。”

“年龄。”哈迪斯又问。

“二十八岁。”东方子炎又淡淡的回答道。

“身份,我问的是现在的主要身份,至于你在屠戮者联盟的身份就不用说了。”哈迪斯强调说道。

敌地不仇情艘察所阳鬼学战

“中立者联盟成员,东方家族族人,和平主义者。”东方子炎果断的回答道,就像是挠痒那般简单。

“就只有这三个身份么?”哈迪斯质问道。

孙远科地情后学陌阳艘仇远

“除此之外,并无其他重要的身份,而且中立者联盟成员与和平主义者是相同的身份。”东方子炎浅浅一笑说道。

孙远科地情后学陌阳艘仇远“中立者联盟成员,东方家族族人,和平主义者。”东方子炎果断的回答道,就像是挠痒那般简单。

“好吧,至少到目前为止你还是比较配合我的,下一个问题,”哈迪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问道,“你知道我是谁么?”

结仇科科情艘恨接冷结羽我

东方子炎嗤之以鼻的笑了笑,“你在开玩笑么?”

“我是说,我的真实身份。”哈迪斯也是笑着说道,而后他从椅背上取下长柄黑伞,把玩在了手中。

“你确定要我说么?”东方子炎先是一怔。

“说吧,我听着呢,别人都说你东方子炎什么都知道,比镰鼬部谍报机构的人还厉害,今天我想见识一下。”哈迪斯应声说道。

艘远不不酷孙恨战冷敌技方

艘远不不酷孙恨战冷敌技方果不其然,铁门被人推开,进来的人果真是哈迪斯。

东方子炎的额发遮住了双眼,但他依旧直视着哈迪斯,缓缓说道,“你的全名是阿鲁卡尔德?希米尔顿?哈迪斯,但这不算什么秘密,更令人惊讶的是,你的原名是奥伦迪斯?梅勒莱斯,原本是被梅勒莱斯家族收养的孩子,你出生在黑石魔族的一个普通人家,因为魔族内乱战争爆发,你的父母都在战争中死掉,所以你被玛各?梅勒莱斯的父亲歌雅?梅勒莱斯收养为义子,你在巫术魔法上的天赋很高,歌雅对你稍加指导就能有很高的造诣,之后你还帮歌雅完成过很多家族筹划的任务,并且,你渐渐得到了黑石魔族高层的关注,你的第一个伯乐不是歌雅,也不是歌雅的长子玛各,而是大魔神魔悼,是魔悼提携了你,将你从梅勒莱斯家族中的无名小辈直接提拔到了黑暗联盟之中,是魔悼主管之下的黑暗联盟分部,也就是魔帝的亲信,从那时起,你就飞黄腾达,逐渐开始走出了梅勒莱斯家族的影子中,就这样,一直到了歌雅?梅勒莱斯寿终正寝那年,那时你也已经二十九岁了,你很聪明,知道歌雅死后你在梅勒莱斯家族中的地位会受到排挤,甚至可能会被玛各害死,于是在玛各动手之前你就主动脱离了梅勒莱斯家族,并且与梅勒莱斯家族断绝了所有的关系,自己改名为阿鲁卡尔德?希米尔顿?哈迪斯,也就是之后人们所熟知的哈迪斯,也就是你。”

东方子炎说的比较简洁,但还是把哈迪斯的大体身份概述了一遍,尽管东方子炎不知道哈迪斯为什么会问这种敏感的问题,而且是关于哈迪斯自己的,但他还是说了出来。

“你的脑子里究竟装了多少东西?我很想知道。”哈迪斯有些目瞪口呆的问道。

东方子炎笑了笑,然后低下头,随后又抬头说道,“很多很多,有人说,我的脑子就像一个藏满了书的藏书阁,我自己也挺认同的。”

“那……你知道关于塞勒恩特?迪许?龙的事情么?”哈迪斯突然又问。

“龙?你说老师么?”东方子炎有些莫名其妙的问。

“对,说说吧。”哈迪斯翘起了二郎腿,右手撑着黑伞问道。

“这跟审讯的内容有半毛钱关系么?!”东方子炎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大声怒斥道,“你这家伙来到底想问什么!如果实在没什么可问的就把我放了!!”

但哈迪斯却面不改色,双手抱着翘起的右膝盖,呲牙笑着,他的脸色变得开朗起来,不再像之前那样阴沉,一副充满了阴魄的感觉,东方子炎看着他的脸,突然有了一丝质疑,然后愣住了。

“看来你还是蛮有活力的嘛。”哈迪斯的声音突然变了些许,声音提高了八度,然后只见他右手按在了脸上,手指活动着按了几下,只见他轻轻的将手掌在自己脸前一抹,整张脸突然就变了个模样。

“老师……”东方子炎喃喃道,但并没有很吃惊,因为他已经猜到了这个哈迪斯不是真人,而且他也已经猜到了这个人是他很熟悉的人。

只见那人果然是龙,他将一头黑色的长发染成了白色,戴上了单片金丝眼镜,拿着长柄黑伞,他的身材与哈迪斯差不多,加上他用了易容术,很快就能变成另一个一模一样的梦魇之王。

“是我。”龙笑着说道。

东方子炎连忙问道,眼睛看向铁门,注意着外面的动静,“你怎么来了?!你是怎么混进来的?哈迪斯不是在……”

龙竖起食指做了个小声说话的动作,然后走到了东方子炎的身前,将东方子炎身上的金针一根一根的拔了下来,每拔一根东方子炎就觉得体内精气神有通畅的感觉,龙拔下来了三十六跟金针,然后把金针放到了一旁地上,随后他从腰间拿出一串钥匙,用钥匙打开了他身上束缚着的龙兰晶锁链,轻轻的将锁链扔到了角落之中。

“终于得救了,老师,辛苦你了。”东方子炎从十字架上下来,感觉身体前所未有的舒畅,他活动了一下左手的狮玉臂,又活动了一下身体。

“我是假扮成哈迪斯进来的,真正的哈迪斯还在这个小镇里。”龙淡淡的说。

“什么?!我以为你就是那个‘哈迪斯’,瞒过了上官元疾的眼睛呢!”东方子炎恍然大悟,随后他走到铁门边,透过门缝往外看去,“这么说的话,我们还是得杀出去咯?罗喉要软禁我,不会那么轻易的让我逃走的。”

孙仇不地独敌学所孤早酷

“你已经知道遁甲三奇的事情了吧?”龙趴在小窗下,偷偷观望着外面的动静,“你是丁奇,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已经成为罗喉的关注对象了,但我很奇怪他为什么不对我下手,反而要把我软禁起来。”东方子炎回头不假思索的说道。

艘科远不方孙学由月所察秘

艘科远不方孙学由月所察秘东方子炎说的比较简洁,但还是把哈迪斯的大体身份概述了一遍,尽管东方子炎不知道哈迪斯为什么会问这种敏感的问题,而且是关于哈迪斯自己的,但他还是说了出来。

“这个很快就会大白于天下了,等着吧,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龙轻声说道,在他的耳朵里,有两个急促的脚步声正在接近拷问室,听起来不像是换班的魔人。

“对了,你不是说你不是哈迪斯么?那锁链的钥匙你是从那里弄来的?”东方子炎问道。

龙有些难堪的笑了笑,然后朝子炎说道,“你猜呢?”

“不会吧!你从哈迪斯手里偷来的?那外面为什么还没有动静?!”东方子炎惊讶的小声叫道。

后远科仇鬼后恨所月不敌考

龙也走到铁门后面,抓住了铁门的门把手,然后轻声说道,“我扮成魔人守卫混了进来,然后趁着哈迪斯不休息把钥匙抢了过来,然后很快将他禁锢在了原地,这才没有被耍魔人发觉,但现在禁锢就快要解开了,我数到三,我们准备冲出去,记得,出了铁门之后往右转,不要停下来!其他的事逃出去了再说!”

后远科仇鬼后恨所月不敌考“的确有些不合乎情理,但将你束缚在这十字架上,这是主上的意思,如果我说了算的话,我一定会请你下来,然后那我们一边喝茶,一边聊一聊,”哈迪斯眯眼笑着说道,随后,他脸上的表情猛然一变,又开口说道:“主上说了,你跟路西法、奥丁卢法斯、圣凰等人一样,都是最高层次的‘威胁品’,不能不防备你,你就多担待吧。”

“明白了,不过,我们为什么要害怕哈迪斯和这几个魔人啊,以我们两人对付他们不成问题啊?”东方子炎又不解的问道。

“因为我在这个小镇中安置了机关定时炸弹,一旦爆炸这个小镇就会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龙有些坏坏的一笑,然后说道。

“你!!”东方子炎瞪大了眼睛。

两秒钟后,龙和东方子炎两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铁门里迅速冲了出去,然后朝着漆黑的天上迅速逃走了。

他们两人刚刚升空,就被大探照灯发现了,随后魔人们也都发现了。

“塞勒恩特!你这个老狐狸!你给我站住!!”只见哈迪斯紧追不舍,从远处跟了上来。

龙跟东方子炎飞在前面,他回过头,冲哈迪斯做了个“再见”的手势,随后,冲天的爆炸从小镇的地下突然升起,火云冲天。

本书来自:

来宾市兴宾区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解放军101医院
长沙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汕头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宁波白癜风医院在哪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