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十年怀想12首

2020-05-21 18:13: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父亲节:十年怀想(12首)

父亲节:十年怀想12首。

照样想你,沿着一把铁锄修补过的老路。

我与村庄又近了一步。

照样被你摆手抗拒,被你追着鞭打了十年。

你告诉我,在土地面前我做的每一件事不必炫耀。

照样摆脱不了你,取出神龛边的一本家谱。

在老屋的亮瓦镜下,我替你翻晒一个村庄的春秋。

照样在黑夜赶路,摸索着踩疼了月亮。

我就是那个在黑夜中被你疼出来的孩子。

你不记得那天,我拔出你身上的一根钢骨。

用你最后一滴血在上面写了又念,念了又写。

十年了,你浸染过的红土地如往常一样默默无语。

我在他乡呼吸光阴,草木茂盛。

2017-6-17。

父亲

他压低了身子,搬起了石头。

石头疼痛,他不知道疼痛。

最后一块石头成为墙,他倒下了。

一头老牛在田地里找到了他。

一场细雨正清洗他身上的汗粒。

远处的树叶在议论纷纷。

他佝偻的背,从此在山里消失。

只有母亲的蓝手绢在山外飘啊飘。

从不向我透露山中的秘密。

2016-6-13。

名山藏

父亲至死也没有告诉我。

这山的名字。

他攀爬的山太多,上溯五峰山。

下抵七里山。

只一根扁担就能丈量它的长度。

只一双草鞋就能磨砺它的厚度。

毛发倒竖时,他才发现。

他与所有的山,是一样的高度。

父亲最终没有摆脱山里人的宿命。

他将我送出了大山。

原路返回时,他倒在了大山里。

一群野牛发现了他,蹄尖呼啸。

一群山鸡整天在他身旁歌唱。

一些石头抵挡了荒草。

一些红土将他围成圆,燃起火焰。

再也没有人告诉我,这山的名字。

它是父亲带走的绝世碑碣。

它是我奋力寻找的千古之谜。

2015-7-18。

一块红布条

一块红布条,绕树。

一绕就是几圈。

它纠缠父亲的一生。

打着庄稼人的烙印。

一块红布条,在树上飘。

布谷鸟从村头上空飞过。

一条路连着一棵树。

一村人连着一条路。

父亲在路口说着农事。

田垅又长出许多庄稼。

掀开红布条。

弯曲的沟纹与日光交错。

我们在树荫下乘凉。

任凭教科书一页页翻过。

2015-6-14。

在父亲倒下的地方

一棵柴蔸,被深挖出来。

它蔓延的根系,扎向土地深处。

被截断的部分,仿佛一部历史。

写着父亲的宿命。

谁会相信,父亲这么精明的人。

在最后时刻也会失算。

那时,他正执着地向寒冬走去。

那时,他只要一转身。

就会抖落柴垛上的雪花。

就会与我们在阳光中相遇。

在父亲倒下的地方。

杂草填平了所有的坎坷。

我们活在杂草之上。

春夏秋冬,寒暑冷暖。

四季被切割得如此分明。

2015-6-12。

开荒

选择了一个蛮荒之地。

义无反顾。

身后滴着一路血。

全被火辣的太阳凝结。

将巨石移开。

一条路断断续续。

眼看就要交接。

又被巨石压下来。

哭过,在无人的时候。

泪滴是那几颗。

散落在身后的小石子。

但那哭的声音。

被中天的烈日吸纳。

来和去。

有着惊人的相似。

任何有记载的文字。

描绘不出它的壮烈。

家训

一根牛鞭挂在墙上。

一根牛鞭会说话。

可它就是不说。

将偷摘的菜还回去。

将踩踏过的禾苗扶起来。

这只是第一步。

最后一步是擦干眼泪。

看到桌上的饭菜。

现在,墙壁不在。

一根牛鞭还在。

2015-1-21。

水平面以下

父亲告诉我:水平有个水平线。

牵着一根线为木梁点墨。

我发现,锯匠的父亲。

总是在高处,而我只能仰望。

我一直困惑,我总是攀摘不了。

那些高过云天的星斗。

而河谷里的那些小鱼虾,总是不经意。

进入了我编织的空漏斗。

几经周折,我终究没做成锯匠。

在夜里,我守护着撒满网的河谷。

醒来时,发现满河的星星。

如灯火,摇动着鱼虾的尾巴。

人到中年才明白。

父亲的话,释放的是全部的善意。

只是现在,我已无以回报。

静下时,他的声音依然在高处回响。

2014-6-14。

背负

父亲站着,我从不喊愁。

他以手掌为线。

划定了村庄四季的温暖。

坚毅,倔强。

满目青山,岩石的雕塑。

我并从不知道。

他背负,多年的苦难。

直到他远去的那一刻。

他才从他的腿臂里。

抽出一根,冰冷的钢骨。

2013-11-23。

我走后,那扇门一直敞开

门把手,沉沉地砸中了父亲的脸。

我头一仰,再也没有回来。

我在对面的山上蛰伏了很久。

看到父亲整天在村庄来回踱步。

母亲说,我不该像父亲一样。

一头犟牛,十根绳索也拉不回。

他一个微笑,能撑起家的门面。

他取一根肋骨,能驮起一座山。

可我走后,父亲从此沉默寡言。

母亲看到他,在夜里悄悄抹眼泪。

听到他,梦里总是叨念我的小名。

那个风雪交加之夜,我匆匆赶回家。

我赶回家时,那扇门早向我敞开。

父亲静静地躺在床头。

我握着他冰凉的手,长跪不起。

2013-6-16。

我和父亲被一条小溪缠住

我和父亲,隔着一个时代。

他用过的那把犁尖,早已生锈。

他摸过的那个犁把手,蒙上了灰。

自从他去了,我再也没有靠近过。

只有一条小溪,如他的背脊。

蹲在大地之下,驮起我的童年。

那潺潺的水声,从远古流来。

如他的汗水,浸润着我的灵魂。

母亲放心不下那把犁,和我。

去小溪清洗那个锈蚀的犁尖。

母亲拼命地擦拭,天空就亮了。

那些灰尘被小溪默默的稀释。

如父亲的背脊驮走了我的苦难。

我看到旷野闪着一道亮光。

蓝天、白云,田野、小路。

在阳光照耀下,无限风光。

父亲安静地去了。

我和他,被一条小溪紧紧缠住。

2013-6-11。

怀念父亲

大雪覆盖的红土地。

那里有我长眠不醒的父亲。

远方的儿女。

泪水打长长的记忆。

父亲,父亲。

一生的耕耘一生的艰辛。

一次次将贫瘠的泥土唤醒。

那长满老茧的双手。

将我们的梦想举过头顶。

等到岁月老去脚步消隐。

留下那道闪光的铧犁。

你红土地上质朴的背影。

被我们无尽的思念牵引。

雪峰山下的红土地。

那里长眠着我敬爱的父亲。

远方的儿女。

心里珍藏着最珍贵的记忆。

父亲,父亲。

你对红土地的片片情意。

是一部农家人的线装史书。

不管风吹雨打日晒雨淋。

我们的生活渐渐丰盈。

等到岁月老去,却留下。

我们前方道道闪光的足迹。

父亲,我敬爱的父亲。

愿你在红土地下安息。

2012-8-28。

后记:父亲走了十年了,一直不敢碰触内心最深处的疼。十年,他用心血浸染的红土地,与往常一样默默无语。远在他乡的我,如今呼吸着父亲传递的光阴,看年华如水,草木茂盛。

父亲,一路走好哦。

滨州十佳妇科医院
蚌埠男科医院咋样
长沙妇科医院地址
漯河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鸡西好的白癜风医院
淮北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连云港白癜风治疗费用
德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