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觅仙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无名令(六)

2019-10-12 22:39: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觅仙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无名令(六)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无名令(六)

片刻后,白衣女子主动开口说道:“你们可是相公派来的?他为什么不肯亲自见我?”

李慕然等顿时面面相觑,一头雾水。

“此女当山精久了,多半已经疯疯癫癫!”霍云来传音说道:“我等小心应对,万一激怒了她,说不定也会有些麻烦。她是此处山精,肯定知道紫竹林中有那些宝物,只要她指点一下,我等就省去了许多麻烦。”

单凤点了点头,柔声说道:“姐姐的相公是哪一位?姐姐又叫什么名字?”

“我的相公是云笙公子。”白衣女子脱口而出,“至于妾身的名字……”

白衣女子秀美一凝,似乎陷入了沉思,她愣了片刻后,摇了摇头:“太久了,我已经忘了。”

李慕然心中暗暗摇头,估计又是一场情孽,男的薄情寡义,女的却痴情深重。此女好大的怨念,她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却还对相公的名号记得清清楚楚。

“云笙公子?”霍云来向、李慕然等人看了一眼,四人都微微摇头,表示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头。

“你们不是相公派来的么?”白衣女子有些失望。她低头沉默了片刻后,说道:“你们能不能帮妾身一个忙?”

“仙子但说无妨,我等尽力而为。”霍云来满口答应道。只要对方有事相求,他们就可以顺便要求此女将紫竹林中宝物献出,正合心意。

白衣女子幽幽说道:“你们能不能到木阙城中找到我的相公云笙公子,告诉他我在紫竹林中等他,请他务必来见。”

“木阙城?”单凤瞪大了双目,她根本没听说过仙宫结界中有这样的一座大城。

李慕然闻言却脸色一变,目中闪过了一丝讶异之色。

“仙子说的可是五阙天城之一的木阙城?”李慕然问道。

“是的!”白衣女子点了点头。

“啊!”霍云来等闻言都是倒吸一口凉气。五阙天城的名头让他楸想起了典籍中记载的一些故事。在很多年以前,仙界许多兴盛繁旺的大族,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蛮荒仙域之中,并且曾经在蛮荒仙域深处修建了赫赫有名的金木水火土五座大城池,并以阵法连结加持,称为五阙天城。

五阙天城是各大仙族的根基,然而就在多年前的天魔之乱中,各大仙族伤亡惨重,五阙天城也几乎全部毁损,后来天魔之乱平定,但各大仙族修士也退回了仙宫结界之中,五阙天城的历史就宣告结束。

天魔之乱已经是十万多年前以前的事情了,此女居然生活在五阙天城之一的木阙城中,说明她生活的年代至少已经是十几万年之前!

相隔这么久,什么所谓的“云笙公子”,恐怕也早已经不复存在。

“仙子既然这么相见云笙公子,为何不亲自去木阙城找他

?”李慕然问道。

白衣女子摇头苦笑一声:“这位公子有所不知,妾身无法立刻此处。”

说罢,她忽然纵身飞起,白衣飘飘的向紫竹外飞去,结果,她刚刚飞出这巨大的紫竹百丈之外,身形就立刻开始溃散,她只好返身回到了紫竹之下。

“妾身大概是滞留此处太久后,身体竟然与这紫竹融合在一起,无法离开紫竹之外。”白衣少女解释道:“所以,只能请诸位道友代为向相公通报一声,就说妾身一直在这里等他。”

“可是,”单凤见此女痴情,颇为不忍道明真相,不过她想了想,还是说道:“已经隔了这么多年,只怕云笙公子也已经仙逝了。”

“没关系的,”白衣女子微微一笑:“妾身与相公早有约定,生生世世都会在一起。所以他无论转世重生在何处,都会不远万里的来这里见妾身一面。”

霍云来轻叹一声,说道:“万一他转世之后,不记得前世之事,也不记得与仙子的约定,恐怕仙子就是白等一场了。”

这句话似乎戳到了白衣女子的痛处,她默然不语,片刻后竟楸低头抽泣起来。

而她抽泣时,那一串串珍珠般的眼泪居然化为一片片白雾,扩散到四周,让周围的迷雾更加浓郁。

李慕然等人闻言一惊,想不到这紫竹林中的古怪迷雾,竟然是此女伤心的眼泪所化,充满哀怨之气,难怪会使人迷乱方向。

哭泣了一会儿后,白衣女子用衣袖摸了摸眼角,说道:“妾身也有此担忧,诸位道友能不能帮妾身找一找,也许可以找到相公的转世之人,只要将他带到这里,妾身一定能让他回忆起当年的故事。”

“这个……”霍云来露出了为难之色,寻觅十几万年前一个不出名的上古修士的转世重生之人,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他见到白衣女子那楚楚可怜的哀求神色,又不忍直接拒绝。

霍云来转世向单凤看了一眼,投去求助的目光。单凤同为女子,也许有办法宽慰此女。

单凤也不忍直接拒绝,她话题一转,问道:“姐姐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会在这里等待云笙公子,姐姐将往事详细告知我等,我等也方便找到云笙公子或者他的转世之人。”

说着,单凤向李慕然等使了一个眼色,传音说道:“此女心中哀怨太深,要找到云笙公子或其转世之人绝无可能,待我等听说她的往事之后,就随便找一个修士自称是云笙公子转世,与其见上一面,也好化解她心中的怨念。”

李慕然等暗暗点头,这不失一个高明的主意。

白衣女子似乎并不知道单凤的打算,她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几位道友若是不嫌啰嗦,妾身就将当年之事一一道来。”

“当年妾身与云笙公子一见钟情,奈何妾身与云笙公子出身于互相敌对的两大仙族,两家之中甚至还有宿仇。我二人害怕双方族人反对,便约定在七月初七那夜子时,来到这紫竹林中相会,然后一起私奔,离开五阙天城区域,去往蛮荒仙域其他各处闯荡。”

“约定的时日?来之前,妾身将此事告知了身边亲近的几位姐妹,与她们惜别。谁知其中一人竟然将此事禀告族中长辈,那位长辈立刻下令,将妾身囚禁在家中,而且这一关就是百年之久!”

“百年之后,妾身终于找到机会,在一位妹妹的帮助下逃出去,来到这紫竹林中,可是却没有见到云笙公子。妾身不敢离开,也不敢四处打探消息,害怕遇到族人再被抓回去,就一直在这里苦等。也不知等了多久,按道理说妾身的寿元早已经耗尽,但妾身居然在这紫竹的庇护下,肉身一直完好保存,残存的元神也靠着一股怨气聚集着,不知不觉间就成了现在这个状况。”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偶尔也有一些修士路过这里,妾身也会拜托他们寻找相公,但始终杳无音讯,妾身始终无法见到相公一面。”

说到这里,白衣女子忍不住又低声抽泣起来。李慕然等互相看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惋惜之色。

李慕然心中暗叹,这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悲剧故事。多半是云笙公子当年等不到白衣女子出现,便放弃了约定,后来便将她抛诸脑后,所以一直没有再来这紫竹林。

毕竟当年的约定,只是一句话,能为此等上百年之久,实在罕见,云笙公子做不到,也不算薄情寡义。

单凤等都想劝白衣女子放弃,但是对方都等了这么多年,恐怕也不是几句话可以宽慰的。

白衣女子低声抽泣,她的眼泪化为白雾,笼罩着紫竹,紫竹叶随风而动,发出沙沙之声,仿佛也在伴她哭泣。更多不少紫竹叶缓缓飘落,盘旋在白衣女子周围,久久不落地。

李慕然忽然心中一动,说道:“仙子可有云笙公子的信物?若有一件特别的信物,我等也更容易找到云笙公子。”

单凤疑惑的看了李慕然一眼,寻觅云笙公子简直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难道李慕然真要这么做?

白衣女子停止抽泣,她微微点头,从怀中摸出了一块半圆形的紫色云佩。

白衣女子说道:“这枚玉佩一共两块,拼在一起便是团圆。另一枚玉佩就在相公手中。”

“能否将这玉佩交给在下看看?”李慕然说道:“在下愿意尽力而为。”

白衣女子大喜,立刻将玉佩抛给了李慕然。

单凤等人顿时又是惊讶又是着急,李慕然居然将这天大的麻烦揽上身,万一他找不到云笙公子反而触怒了这个痴情怨念极重的白衣女子,说不定又是一场恶战。

李慕然却没有理会那么多,他接过玉佩,反复打量了几下后,忽然间将玉佩抛向紫竹,并伸指打出几道法诀。

玉佩中泛出一道道紫芒,这紫芒落在紫竹上,与紫竹融为一体,完全没有半点排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李慕然喃喃说道,他心中大为感动,竟然一时间没有说出其他话语。

...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费用高吗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挂号电话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能报医保吗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下午几点开始挂号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在什么地方
分享到: